书籍详情

郎门断

2021-06-08 20:21:15

齐暮

历史军事 | 连载中

10365 次点击

郎门子弟的慷慨悲歌,将帅英雄的草莽传奇。 郎门断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诚。我的写作生涯燥热,神奇,活泼得像一口沸腾的油鼎。二十岁那年,我最大的愿望,是找一把。



  老讲两手紧按着腿,一颤一抖地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自言自语道:“得回了,家里忙得炸锅了。”

  偷看了,告诉了母亲,大人们很是高兴。一如此般地,在我少年得志的时候,我可以不必出场,便

  时空之锤,把时光砸个粉碎(当然绝不是为了让高考重来一回)。我纯情烂漫,病体孱弱,为此写

  并没有让我

  这时四下静得出奇,只听见风吹草动的声音。我强忍着喉头的焦渴,准备绕道而行。可惜我命中带水,放浪成性,向来没有慎独的作风。做贼的手刚伸出一半,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咳嗽。这声音大概来自于八九十岁的年纪,像是经年的肺痨留下的病症。每一次艰难的吞吐,都透着一股不死不休的恨意。我于是放心了,这声音没带任何警示的意味,他不针对任何人。但我还是疑心泄露了踪迹,感觉梨树叶百密一疏的缝隙里,潜藏着一双犀利的眼睛。念到深处,便不敢再逗留,悄悄地按着原路,脸红脖子粗地折回。

  母亲做个鬼脸,趴在父亲耳边,低声说:“听见了没?他在给后梁胡四开路呢……”

  我听了瞠目结舌,看看“花脚猫子”,像是斗败的母鸡,单手扑弄了几下,拱了拱手,哼哈地笑了几声,就作罢了。

  喂人。而我的初衷——就像我要歌颂的——我要歌颂的我的——我的自由和光明——会当人生的景

  却遭到判处

  没有桂花的芬芳,这依旧是收获的季节。从我的眼皮底下,一双深灰的眸子闪过一道黄金的火焰;这火焰将一个红彤彤的身影和初夏的热梦熔为一体,大雨倾盆势的冲进我眩晕的脑海里,呈现出一个五彩斑斓的斗笠似的形状。倘若不是某种潜意识作祟——倘若我和他素不相识,我就会一眼断定这是个从未年轻过的人。他的容貌,他的眼神——甚至他的思想,都带着某种被岁月遗弃的沧桑性的痕迹。遗憾的是,这种痕迹里面似乎有意地跳过了某个重要的环节(柳树发芽的季节),衰老只是针对于白发和皱纹而言。我知道他就是人们口里传说的“老讲”了,我还知道我家和他家隐隐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甘拜地头

  却备受赞扬

  的。

  我寻求自由

  我的眼前。而我——就像我要歌颂的——我要歌颂的你的——你的心灵和词调——成了这《夜盲》

  一个年轻后生打聊问:“老讲叔,又念什么咒唻?”

  诚。我的写作生涯燥热,神奇,活泼得像一口沸腾的油鼎。二十岁那年,我最大的愿望,是找一把

  那年农历四月中旬,我站在档案局门外的小饭摊前,拿着白花花的馒头,就像拿着白花花的银子一样,想到从初中到大学,已有六七年时间没碰过割麦的镰刀,禁不住心血来潮,归思涌动。当然,除了对故地河山的无限感念以外,我还有一蓖麻的私心。我待向那些像远离煤炭一样远离我的“色目人”证明:我之所以如此面貌,完全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原因纯粹,毫无杂质)。于是我掐个灵指,算准了时日,瞒着父亲,偷偷搭上了回乡的客车。

  胡二嫂的裤腿半挽着,大概因为长年日久推车的缘故,两条小腿磨砺得比她地里的爷儿们还要粗壮。只听她吭了口粗气,唏啦着嘴唇,拿着娃娃腔说道:“老讲叔,你学问高,给我剖个闷儿呗!”

展开

郎门断目录

更多章节

郎门断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