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狐杀

2021-06-06 22:59:28

梧桐阅读

短篇小说 | 已完成

13938 次点击

《狐杀》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张家人,张连义之间的故事。狐杀约10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狐杀羊  狐杀音乐  狐杀令  狐杀星  狐杀 刀法 小说  狐杀小说  狐杀戮  狐杀狐漫画  狐杀狐阅微草堂笔记  狐杀狐  


“可是什么?!是不是可惜我跟你。。。。跟你。。。。。”女子一张绝美的俏脸上阵红阵白,忽然间变得愤怒起来,她跺跺脚,咬牙拧身背对着张连义,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不是可惜我跟你并不是同类,你。。。。你心里嫌弃我了?!”

凶宅之所以是凶宅,其实并不仅仅因为房主一家的离奇死亡,还因为后来发生的一些让人费解的怪事:比如西邻家养的鸡,一旦不小心飞上隔墙,往往接下来就会失踪——不管西邻家的人怎么呼唤引诱,飞上墙的鸡一定会跳到东边院子里去,而且这还不算,这时候人紧跟着扒到墙头上往那边再看——鸡必定已经是无影无踪,消失得干干净净、无声无息。后来,有胆大的本村年轻人不信邪,就相约在夜里偷偷潜入其中过夜,想看看这宅子里到底隐藏了什么妖魔鬼怪。然而奇怪的是,不管你刚进院子时心里多么紧张害怕,但一旦到了晚上八点钟之后,你就会困得东倒西歪,稍一放松,你就不自觉地躺在炕上睡死过去。

如麝似兰的幽香直入鼻端,那张宜嗔宜喜的俏脸近在咫尺,张连义脑中一热,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他不由自主地收紧了双臂:“我只是有些怕会连累了你修行啊!”

周围是漫无边际的竹林,一片亘古不化的凝紫。饱含着竹叶清香的风细细的,柔柔地吹来,眼前这个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发丝飞扬,眼里盈满了颤巍巍的泪光:“音,你不辞辛劳远涉江湖而来,在这片人迹罕至的荒野中一住数月,难道。。。。。难道就只是为了王的使命么?!”

女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你说呢?”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的欲念一旦产生,往往会战胜所有的恐惧——欲念,其实就是根植在每个人灵魂深处的一粒恶魔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必定开花结果!于是就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目送着妻子儿女刻满了冷漠的背影离去之后,张连义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毫不犹豫地挖开了那个他亲手填上的洞口。

女子再也忍不住地‘噗嗤’一笑:“真傻!待到功成之日,你我同回此地,双宿双飞,共度这山中日月,岂不比做神仙更好?”

直到日上三竿,村里人才战战兢兢地三三两两走出家门,相邀着互相壮着胆子到凶宅门前来看。没想到这一看傻眼了:凶宅院门大开,那位昨天还精神焕发的道士只穿着一条裤衩,浑身是土,血淋淋地躺在那里,上半身门外、下半身门里,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裸露的肚皮上还破了一个血呼喇的大洞,肠子都流出了一大截。村长大着胆子上前一摸:浑身冰凉,硬梆梆地,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背上一阵凉风,村民们跟村长一起,几乎是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道士背后那两扇虚掩的院门简直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令人望之而心生寒意。大家伙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村长壮着胆子又问:“师父,那照您说的,咱该咋办呢?”

而妻子呢,自从儿子下葬之后,她就不再和丈夫同床,每天一吃完晚饭,就一个人钻到以前大儿子住的房间里,不管丈夫怎么哀求,她既不肯吭声,也不肯出来。张连义心中有愧,也不敢强逼,两个人就这么僵持起来。

灯光跳动了一下,暗而复明,女子忽然间又恢复了人间绝色:“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我不想干什么啊!我只想带着自己的男人回家!回到那个开满了桃花、满目凝紫的家!”

道士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你想错了!我说他们被吃掉的,不是肉身,而是他们的灵魂。这里的妖怪把他们身上的阳气渐渐吸走之后,等他们的身体衰弱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把他们的魂魄吃掉,所以他们才会接二连三地死去。如果你们还不相信,那我问你:这座院子是不是已经空了很多年?是不是一旦有鸡鸭鹅狗猫一类的家畜家禽进去就会消失?是不是有人进去过夜之后就会莫名其妙地生病?如果是,那么我的判断就一定是对的。”

看着当父亲的一夜衰老的憔悴样子,乡亲们谁又会相信母亲的话?只当是母亲心疼儿子过度,有些神志不清了而已。当娘的也不解释,只是用一种空洞而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就好像眼前这个张连义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二十几年岁月从不曾有过,显得是那么陌生。张连义也不争辩,他躲躲闪闪地尽量避开妻子的眼神,只是非常恳切地请求几个走动得较好的邻里妇女看好她,别让她再伤了自己的身体。

美女的姿容又让张连义的胆子壮了一些,他试探着问:“你想回家?你家在哪儿啊?再说这跟我有啥关系?”

这样日子久了,村里的年轻人已经很少敢于涉足此处,院门也已经无须上锁,因为就连村里最为调皮捣蛋的孩子们也早就被家里的大人警告了无数次:这个院子里有脏东西,进去了,必定倒霉,说不定会把小命给弄丢了的:鸡鸭鹅狗猫啥的进去了就会不见,一个小孩子被里边的不知什么东西给吞噬掉,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洞底的黑暗似乎深邃得无边无际,但极远处有一点昏黄的光。隐隐约约,光亮处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孑然而立,透出一股森然的寒意。然而在张连义的眼里却不是这样,他只觉得那个背影是那么柔弱那么孤独那么寂寞,虽然是静静地一动不动,却美得让人为之窒息。张连义的脑海里甚至刹那间便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姿容绝世的天下尤物,明眸皓齿顾盼生姿,欺霜胜雪的肌肤吹弹可破,正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娇啼婉转,任自己密爱轻怜、柔情蜜意。

那时候的农村,秋后已是农闲时节,街头巷尾到处都有疯跑的孩子和围坐闲谈的大人。这样一个人一进村就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等到他在凶宅前站定并且不停地摆弄着罗盘探头探脑的时候,许多好事的乡亲就逐渐围拢了过来。不过,农村的愚夫愚妇们对于这些神佛使者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所以虽然围成一团嘀嘀咕咕不断地窃窃私语,却没有人敢于上前发问,更没有人想到去制止。直到村长赶来,大着胆子向道士询问的时候,道士才非常严肃地说了一句:“这院子里有妖怪,而且已经将这家人全都吃掉了!”

道士笑了:“这个你们尽管放心!我既然不远千里赶来,当然就有把握能替你们解决问题。这样吧,今天夜里我就住在这里替你们除妖。不过有一个条件:你们所有的村民今晚八点之前必须熄灯睡觉,而且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绝对不许出门,更不允许来这里偷看。要不然我和妖怪斗法的时候,妖怪为了补充体力吃人,逮着谁,那就只能算他倒霉,那时候我也没有精力去救你的!听见了吗?!”

展开

狐杀目录

更多章节

狐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