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蜜爱难逃:萌妻乖一点

2021-05-01 15:19:04

冬雪花

耽美小说 | 连载中

2666 次点击

她爱了他二十年,可却在定婚前夕落荒而逃,本我以为再也也没也没朋友见面的机会,却不想一夕被擒,便一辈子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洛南音哼着小曲儿:“天苍苍野茫茫,这支杏花她要出墙。”身下的女人千娇百媚的脸上已然惨白一片,细密的汗从她的额头沁出,混着眼角的泪一起滑落,贝齿死死的咬住朱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当初若不是洛家的逼迫,她又怎么会出此下策?身为洛家的长女,却在小三入门以后被迫成为了“私生女”,如此深仇大恨,她又怎么会肯给洛夕音捐肾?

她逃了三年,躲了三年,可不想还是被薄旌予找到了,他不光让她进入薄氏,甚至还用一纸婚书囚住了她。

身下的女人千娇百媚的脸上已然惨白一片,细密的汗从她的额头沁出,混着眼角的泪一起滑落,贝齿死死的咬住朱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薄旌予才低喘一声,甩开她进了浴室。

私奔……

在出国以后,她才知道母亲当天便坠楼身亡了。

水声淅淅沥沥的传来,洛南音艰难的撑着身子躺倒在床上,膝盖已经麻木了,明明身体累的动弹不得,大脑却异常的清醒,她宁愿自己晕过去,可惜,身上每一处尖锐的疼痛都提醒着她方才发生过的事情。

她倏地冷笑一下,朱唇一点红的伤口再次崩开,潋滟寒嘲:“薄旌予,不得不说,你的技术真的是糟透了,还比不上薄温言的十分之一,你又粗鲁又没有情趣,真是——烂透了!”

洛南音骤然得了自由,大量的氧气涌入让她耳畔都产生的嗡鸣,顿时呛咳起来。

“呵,第一次?”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洛南音攥紧胸口的衣裳,抿唇,半晌,亮出一道冷漠的笑:“早知道补了还会疼,我还不如不补。”

见她有些恍惚的失神,薄旌予眼底戾色更深,拽起她扯出身体,再次闯入。

手,骤然收紧,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洛南音觉的心底有什么被割开,留下满地看不见的绯红。

一句话,仿佛最致命的火星,一瞬间便将薄旌予心底最烈的火焰点燃,他俊容阴翳如酝酿着的狂风暴雨,脸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大步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狠狠地抵到了墙上!

亲人?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也配叫他舅舅?

“真是犯贱,你还不配脏了我的手。”薄旌予脸上凛冽的怒意还未褪去,转身便扯起一旁的睡衣狠狠的丢到她身上:“别露出一副任命等死的样子,想死还没有那么容易!”

手,骤然收紧,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洛南音觉的心底有什么被割开,留下满地看不见的绯红。

洛南音疼的浑身紧绷,却不想这更加刺激了薄旌予,他强取豪夺,一番折磨,洛南音浑身都仿佛散架了似的,只能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还在一次次的索取,仿佛体力永远用不完,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住床单,泪,氤氲沾湿了一片。

洛南音身形一顿,扯下那件衣衫,上面满是清冷的薄荷冷香,这是他曾经穿过的。

展开

蜜爱难逃:萌妻乖一点目录

更多章节

蜜爱难逃:萌妻乖一点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