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奇墓异闻

2021-04-27 16:07:24

生七

灵异恐怖 | 连载中

4314 次点击

我出生于在山西省的一个小山村,父亲叔叔做了十多年“劝葬”的营生,“劝葬”这行业勃兴在三十年前。经历过过解放初期的一场“平坟”运动后,非常之多的黄皮坟平为耕地,使很多的后人找将近祖先的英灵造成一些代代传承的断裂。制度改革开放的后,后辈经济宽容,内心对祖先“小眼儿,你TM说这话我就不中听,在座的几位哪个不知道你见钱眼开?”“秃子...你...”土折子站了起来,拍拍灰尘问道“什么时候出发?”说着边推门而出。。



  次日清晨,川儿找的人也到了,一个看着相貌只有十六七岁的孩子,十分瘦弱,双目微闭,还有两个则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身着十分朴素。但左手手腕处都刻“冥堂”两字。“冥堂的人!”肖洋惊呼了一声,拽了拽我,我冲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这时秃子哈哈一笑,拍了拍川儿的肩膀笑道“你丫的带个孩子来做什么,上街买菜啊?哈哈。”这时肖洋往前凑了一步,压低声音说道“冥堂的”。

  “哎呀呀呀,小闺女几天不见火气是越来越大了啊。哈哈。”此时,从小路上涌出大概十几人,个儿个儿都是身穿野战的迷彩服,小眼儿他们和冥堂几人都站了起来。

  秃子大概没听清楚还在一个劲儿笑着。那身体瘦小的孩子也笑了起来。“什么时候我冥堂的人也得挨人笑话了?”说着就直逼秃子而去。小眼儿急忙踢了秃子一脚,秃子回头才看到小孩儿正向他走来,我略微侧身,说道“川儿,给大家介绍一下吧。”川儿这才走上前来拉住小孩儿,“这三人是冥堂阴星的几个徒弟,这不,想出来见见世面。”说着把手中得香烟四处分散了一下。

  我想二叔失踪十六,年爷爷肯定知道些什么,但他临走都不愿意说必有他的苦衷,为今之计只有必须先找到二叔才是最重要的。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肖洋惊喜的喊道“七爷,前面有人,我们出来啦。”我眼睛一亮,抬头望去,前方确实有三五人。我示意他们几个别轻举妄动,万一是敌人就完犊子了。这时,对面确高呼了一声“哈哈,前方有人,咱们出来了。弟兄们快走。”我一听,这不秃子么?我叫道“秃子?”前方那人果然是秃子,大家又走到了一起,秃子骂骂咧咧的“走了半天,他奶奶的又转回来了?”其余几人都盯着我看,我倍感乏力。

  拿出罗盘。指明路径。他冲众人微微一笑,率先走了。我向大家苦笑一声。带着他们也走了过去。径直过了估计有几百米。路途逐渐又变的崎岖了起来,植被越来越少,入眼的都是极大的淡蓝色石头。而石缝中间有着一些极为鲜艳的花束。肖洋和我走在最后,她捅了捅我轻笑道“老七?这往年来进山打猎砍柴的人不少,没听说有这么一地儿。今儿个就让咱遇上了,莫不是太巧了一点吧?”。我干笑了两声冲她摇摇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她的心思。她见我一声不吭,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像前走去。“你放心吧!”也不知道她听到了没有。她回头疑惑的望了我一眼便扭了过去。

  说着我大步向前走去,他们之中各有心思,这我明白,昨夜秃子就叮嘱我不可把土折子的行踪透露出去,人心各异,但毕竟是张王牌,捏在手里的时候才能有更大的威慑。什么时候该亮出来,应该怎么亮。我也没说什么,我打心里是认同秃子的想法的,有时候威胁确实比掏心窝子管用。只有我和秃子清楚土折子的行踪,但他什么时候出现,他会出现在哪儿,我和秃子心里都没底儿。

  我们一行八人按原定计划先过青石沟子途径死水滩然后在进山,当初秃子提议走水路而上,省的绕这些弯路直插白云山区,现在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水流逐渐湍急,河道里或多或少的有些碎冰,撑阀而上毕竟要被刺骨的寒流打湿,竹筏也未必能够承受的住碎冰的击打,为了考虑大家的身体状况,最初就否定了这个提议,虽然都很想以最快的速度进山,但还是考虑到那些不可抵抗的因素。因而秃子隔三差五的就叨叨两句,其他几人确是没什么抱怨,冥堂的那三个人跟在最后。肖洋刚才就悄悄问我说土折子一早就没见。而其他几人也是同样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肖洋这人十分精明,玩笑之间就能摸透你七分心思。我也没说什么。“另有安排”我回了一声。

  小孩儿扬起嘴角冷笑了一声。随后冲我喊到“七爷,哥儿几个你还是能用的到的。”秃子几个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我。我笑着回道“既然来了就一道而行吧”小孩冲我示意了一下。扭头不屑的瞅了一眼秃子自顾自的说“哎,白云山上丢了命可是连个土坑都找不到,哈哈哈哈”而后向我走来。秃子还想回骂,肖洋确拉住了他。“眼睛,小眼,秃子,肖洋,川儿你也认识,就不必我介绍了吧,”我一一指给他看。他点点头。随后我拿起装备“走吧。”

  我放下爷爷的遗嘱,将信中夹带着的一个吊坠取出挂在胸前。便开口道“计划基本就是这样了,谁有更好的建议?”我扫了一眼斜躺在墙边的土折子,他没吭声。秃子看了看我,瞅了眼四周说“大家都是为利来的嘛,各取所需,我没意见。”“你这是啥子意思?秃子。我欠七爷一人情,今儿我是还人情来的,说折在下面也是老子愿意。”

  “我说老七,队伍不好带,进去了不听话的可别怪我不客气,害人害己的趁早除掉,你费这么大的劲儿找他有什么意思么?得,得,当我没说。走了”话罢,肖洋也随后而去。握着拳头,我想着只要他还活着,就必须得找到他。找他的人不少,从瓷人儿那得到的消息最起码有两三拨子的人在找他。我必须的尽快。

  “秃子呀,你把口粮都吃完了,进山吃什么?”肖洋擦擦嘴冲秃子笑道。“哈哈,你秃爷,一顿吃饱三天不吃都行,就怕你个小娃娃饿的紧。”秃子说着做出一副十分饥饿的表情,十分搞笑,大家都露出了一丝笑意。肖洋可不是吃素的。站起身来也微微一笑,左手一靠腰带向秃子一挥,秃子眼疾手快,身子呼跃而起。手中的半块儿鸡蛋被小刀刺在树上,秃子落地没有站稳,向后翻去,眼看就要仰倒,这时突有一人从后把秃子推了起来。

  我四周看了看,看似这些杂乱无章,可细细一看确有其相似之处。难道我们迷路了?秃子说不可能吧,打柴的,打猎的这里都有,怎么就没听说有人碰到这个?我说“大家在往前走一段看看如何”。

  随即大家道别离去,我和肖洋在前,他们三人在后。肖洋问二叔真的还活着么?我说不知道,但爷爷临走前说过,二叔肯定在世,而且让我必须找到他。我虽然不敢这么肯定,但看爷爷似乎相当有信心。肖洋额了一声。没在说话。

  “哎呀,梁伯伯,你怎么来这儿了?”肖洋惊奇的喊道。那人没有回话,而是径直向我走了过来,“五七?上次你不辞而别可是不对吧。”他伸出右手道。我苦笑一声,与他握握手说“梁教授,有些苦衷呐。”梁教授看了我一眼,我回头望了望四周。没在说话。他便也没再说什么,回头向肖洋笑道“丫头?好久不见了,一见面就是见你欺负人,这脾气得改,得改,得改改啊。哈哈哈哈,将来怎么嫁的出去?”说完便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

  “越快越好,清明前必须回来”我喊了一声。秃子没说话也出去了。土折子没有意见其他几人也没在说什么,沉寂了半盏茶的功夫,我开口道“眼睛,小眼,弹药装备还是你们备好。川儿你去找人,要精明开眼的,干练有底子的最好。”他们相继而去。

  随后几人的面色都敞了开来,秃子找了一平坦的树坑,扔下背包席地躺了下去,其余几人也东倒西歪在树边。我放下背包示意冥堂出个人和我去找些柴火,煮点儿熟食。估计也就最后一顿了,进了沟子也就不敢在生火造饭了,那小孩儿打发了那个年龄稍大的人过来。和我四处找些柴火。四周不乏干草枯树,我们随意拾了一些。回到树坑下,生了柴火,秃子见水煮沸,瞬间拨了两鸡蛋扔到铁盒中开始加热。秃子吃着加热的鸡蛋就着压缩肉干那叫一个写意。肖洋则十分斯文,吃了两块饼干喝了点儿水这一顿就算是过去了。

  “老七?小四川把冥堂的人拉来有几个意思?”肖洋十分好奇的看着我。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小四川是怎么和冥堂的走在一起的,自从上次阴星吃了大亏回去之后就在没有消息,但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意想不到事要发生,我隐隐约约的觉得此行绝不可能一帆风顺。秃子听到介绍也微微楞了几秒,随后哼哼道“哎呦,真是藏,藏不住。躲,躲不起了吧?在哪都少不了你们?”

  走了大概将近一个多小时,路面的碎石逐渐减少,一块儿块儿的淡蓝色大石出现在我们脚下,路面相当光滑,就像被故意打磨过似的,而越往前走石块儿越来越大,而那些树则生长在石缝中间,杂草几乎都快看不见了。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肖洋沉声问道“七爷?这脚下的石块几乎一样大,而且十分光滑。大家看这树干于树干之间的距离似乎都一样呀。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

展开

奇墓异闻目录

更多章节

奇墓异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