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集魂记

2021-01-14 14:35:41

秋工

灵异恐怖 | 连载中

3226 次点击



  一切都是迷,警方再也不肯多说,或许越说会越说不清楚。

  死亡是被动还是主动?是消极还是积极?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竟然噩梦连连,让人心惊肉跳!

  宋芝挥和清洁工大妈的音容不时在我脑海里飘过,活生生的身边同事竟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生和死实在不值得划分开来,不就是几分钟的事?

  妇女见我没动,脸上露出不悦和遗憾,灵车缓缓地在吹打乐声中向远方驶去,我的心狂跳不止,一种从没有过的恐惧向我袭来。

  等我回来时,边上有几个病人和家属在看热闹,指指点点,有的在出主意。

  “我去拿点酒精来喷一下”我将外罩放在地上,去取洒精。

  另一个说:“快了,快了,我想缝漂亮一点,这老头皮肤太皱了!”

  只有我,心里的诡异越积越重,神秘的梦境、司机的死亡,我不敢想像,如果我当时挤入电梯,是否也不在这世间了。

  妇女长得很瘦,也很丑。

  二天后,又论到我值班,一起的还有王主任。王主任本来是二线的,不用在科室值班,但此时情况特殊,也算是重上一线。

  我汗毛倒竖,双腿发抖,竟然迈不开脚步。

  和衣躺在床上,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报纸翻看,一会儿,阵阵困意袭来,迷糊中我慢慢地睡去。

  深夜,窗外风雨交加,疾风一阵阵地将雨打在玻璃上,雨帘滑下的窗户上,映出自己因荧幕反光惨白而模糊的脸,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人死了是不是真的会变成鬼?

  两个声音都不熟悉,更不可能是我们科的同事,我不由得头皮发麻,双腿乱颤,心都要跳到嗓子口了。

  院方要求我们对今天发生的事保密,没有得出科学结论之前不得乱猜。

  “你怎么啦?是不是做梦了?”我装着胆上去问,如再有情况,我想我还是去将保安他们叫进来。

  我看到大妈用手在尝试转动叶子,在她手的带动下,叶子慢慢地转动。

  我眼睁睁地看着小伙子的整个右手慢慢地被转子吞噬,榨果机里全是鲜红的血。

  电扇放在贮藏室,自装了空调后好久没用了,是大功率的,个也大,我与大妈抬了放在走廊的尽头,找来接线板,插上,按了开关,却没有转。

展开

集魂记目录

更多章节

集魂记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