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书名

2021-01-12 20:08:04

正文

历史军事 | 连载中

29819 次点击

定这名字的主要原因定是想沾类似于“某人在搜索栏里坚实的基础‘我以前看过一本很好看的书,讲得左右是……请问您书名是什么?’‘前段时间有很好看的书么?求书名’”的光。却次要原因也严禁不提,在计算机编程里有个常见术语叫作“递归”,指的是函数或语句自己调用方法自己,书“吱~吱”的一声,浑身冒汗只穿着一条犊鼻裤的钟毅推开了门,走出屋外到了院子。。


书名言名句大全  书名是《枭爷的小可爱是老祖宗》  书名怎么取  书名号符号  书名号怎么打出来的  书名号的用法  书名号在电脑上怎么打  书名号  书名大全  


  张三看得这一幕,下巴都快掉到裤裆里了,面对步步逼近的钟毅,不停的后退。逼得急了,张三怪叫一声,一拳打向钟毅面门。钟毅不躲不避,出手如闪电,抓住了张三的拳头,用力一折一拉,张三吃疼就要扑倒,钟毅不松手,抬脚往张三腋窝蹬了几脚,嘎嘣一声,卸了张三的胳膊,再往前一送,张三倒地,只捂着脱臼的肩膀,涨红了脸忍住叫疼。

  战团这边,张三和李四吃了青年不少的亏,短打衣衫上沾满灰尘,张三的眼圈肿了,李四的嘴角裂了。青年也挨了不少拳脚,但是比这二人要强得多。

  那客人听得连连倒抽凉气,不再答话。钟毅听得米铺伙计的这番话,看着还在与青年厮打的钻仓鼠着地滚二人,越发觉得眼熟。

  “钟莽子行不行啊,能下地也就十来日,这太阳晒的,一来一回五十里呢。”老高有点担心。

  一天深夜,钟毅正在家中上网查阅资料。长期熬夜,精力不济,竟趴在书桌上沉沉睡去,再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的意识进入到了明朝崇祯八年自己的老家四川成都府绵州城东一个急递铺的同名铺兵身体中。

  背了背篓,上了官道西向而行。约莫半个时辰,钟毅到了沉香村口。

  一声叹息之后,是久久地沉默。钟毅在感慨“自己”坎坷命运的同时,也飞速地盘算着:既然上过私塾,识字,至少往后不会有人有“文盲写书”的质疑;走海,说白了就是海盗,也难怪有厮杀的本事,如果以后要搞些超前的东西,也可推说在南洋跟佛郎机红毛夷学的。

  “越往后越乱,崇祯十年……还是要尽快想办法有能力自保啊。那孙贵固然可恶,但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需要忍耐。”钟毅紧了紧包袱,继续赶路……

  “装傻充愣了这些天,也许有必要做出些改变了。”拿定主意的钟毅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满脸沟壑两鬓风霜缠着头⑦的老张,郑重地说到

  钟毅“哦”了一声,扔下棍子,径直出了院门,上了官道,大步向西走去。

  “公文已经送到,请验回历,孙头。”

  一手搂住李四的脖子,钟毅蹲下来在李四耳旁道:“差点伤我性命,赔点汤药费是自然,只是不是现在。三天后我在铜瓦铺里等你们,或者让我去找你们也行。赔多少,你们看着办。你们也可以去找人,但只我不死,你俩这辈子出门多带些人吧。”

  青年与二人缠斗了许久,动作有些迟缓,再加上没想到张三李四会跟他拼命,终于有些左支右拙招架不住,一不留神,被李四近得身来死死地拦腰抱住,躲闪不得,被张三几记重拳打中后,血流满面,人也有些虚浮,终于倒地。张三和李四仍不解恨,围上去又狠狠地踢了几脚。

  钟毅背上包袱,戴好斗笠,顺手拿过靠在门边的齐眉棍就要出屋。

  “好办,给他讲讲规矩呗!”矮胖汉子眼中凶光一闪,突然以与其体型极不相称的敏捷抢过装满豌豆的篮子,猛地将篮子往地上一贯,绿油油的豌豆粒散了一地。

  “这等泼皮都是欺软怕硬之辈,不会招惹官宦乡绅,只打百姓乡民的主意。州衙的主簿张老爷是我这米铺的东家,我这摊子在沉香场也有些年月了,这些泼皮就从不敢前来惹事。若是普通百姓,吃了亏又能如何?报官?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不花大钱,衙门能重办这些泼皮,何况衙门催粮派差本来就要用些泼皮当帮闲。找亲友乡邻一起反抗?若是不反抗,也就是受点气折些钱财的事,若是让这些泼皮吃了亏,那可就是捅了马蜂窝了。他们会如跗骨之蛆般找你报复,你我不可能一辈子不出门吧,不可能一辈子不落单吧?年初抗香村一个汉子带家中兄弟在场上与东乡虎的手下动起手来,互有损伤,结果没过多久那汉子就在回家路上被敲了闷棍,手脚也被打断,成了残废。”

  “钟莽子,你这是牛入屠家——自来寻死②。好,好,收拾你还抄家伙,爷爷脸红。”李四一脸的轻松,丢了扁担,向钟毅走来。

  “不服?哈哈,我与这蠢汉活动活动筋骨也好!”高瘦汉子对矮胖汉子说到,说罢便把手指关节捏得噼啪作响,挥拳向青年面门打去。

  陈年茅草搭就的黑乎乎的屋顶,老旧的木头柱子和木板墙成了酱油色,竹条编成板子按进框里就算门和窗户,四间低矮的“厅房”就这样一字排开坐落在石板上。房前丈余,一块石刻的日冕摆在院中。石块垒成的院墙,院门外竖着的木杆上,一盏发黄的灯笼高高地挂着。

展开

书名目录

更多章节

书名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