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似是等风来

2021-12-31 22:36:09

柳南星

短篇小说 | 连载

24958 次点击

为了躲父亲,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他乡的章橙在一次弟弟的失踪后与当代中国顶尖集团总裁卓俊有了瓜葛。一个是努力生活、性格坚毅的女孩子,一个是看似冷血,看似温暖的的腹黑总裁,当两条相同的平行线偶然的间碰撞后在一起后,生活骤然变为一个非常大的旋涡,当无尽的幽暗、不择手段的利用和疯狂的追逐,在碰撞后上心底最温柔如水的一片天时,像是在撕咬每一个人的灵魂,人性永远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清澈的东西。公安局那边,她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了,警方的回复一直都是我们在努力,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



她忽然想起谭姐认识的人挺多的,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门路。

“谭姐。”

章芒的失踪让章橙乱了阵脚,她无法想象一个五岁的孩子在陌生的环境里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又或者说她根本不敢去想。电视和手机里那些拐卖的新闻她又不是没见过,那些直到死也没寻到的孩子和那些终身生活在悔恨里的家长们,她从前只是个旁观着,看上一眼都会叹息半天,现在她更是碰都不敢碰。

“没事儿,你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对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你说一声。”

谭春盈拉着她边走边说:“平常时候这位庆义的大公子卓俊是不会来咱们这里玩儿的,今天是他朋友在这里过生日,所以他过来捧个场。你可得抓紧这次机会了,这位卓大公子来头可不小,虽然在庆义集团没任实职,但人脉可是广得很,政商界和小混混他都能吃得开,所以通过他找你弟弟,想必是最快的。”

“我弟弟章芒。”

“我知道。”

御景湾别墅区,章橙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响,那可不是普通人能随随便便进得去的地方,岗市的富人居住区,安保措施可谓是全国的头号,她这样的黄毛丫头过去,怕是连保安亭的大门都挨不上一下。

章橙只说:“以后再告诉你。”

章橙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不自觉地自嘲一笑。她在酒吧卖了大半年的酒,谭春盈和马丁等人向来怜惜她和于静瑶是出来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从不让客人冒犯她们,偶尔被客人拉了一下手或者是嘴上逗弄她们一下,马丁都会从吧台里头跳出来制止。只是可惜他们将她保护得再好,她今天也要独自踏上未知的前路,这样的东西被她拿在手里,她觉得羞耻大过可笑。

章橙已经将自己收拾的妥帖了,白衬衣配黑色包臀长裙,将她消瘦的身形展露无疑,淡妆红唇,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眼,让人看一眼就能沦陷。

她知道谭春盈口中的那位老相好是谁,从前卖酒的时候她也见过,张冀胜,造船大王张世亨的堂侄子,三十出头的年纪,五十出头的长相,脑袋像颗大卤蛋,总是喜欢趁着喝酒的时候对女人动手动脚。他曾经向谭春盈示好过,但谭春盈却十分厌恶他,所以章橙不想强人所难。

她勉强一笑,她外婆教得找别人帮忙,无论成败,都应该说一声谢谢,这是基本的礼貌。

于静瑶点头肯定:“对,他家,好像是在半山的御景湾别墅区。”

谭姐答应了章橙的请求,她让她赶紧回酒吧一趟,说是有重要人物引荐。

阿发很气恼。那天他不过是去上个厕所的功夫,转眼回来章芒就被张思伟那个混蛋带走了,更可气的是一向老实巴交的张婶为了袒护儿子,死活不肯承认,哪怕监控明明白白地显示着张思伟那张猥琐的脸。

张冀胜的话题一转,竟将主意打到了章橙身上,谭春盈连忙转移话题,呵斥说:“停车,赶紧停车,你这个黄毛丫头怎么还跟上车来了,赶紧给我滚下去。”

也不管于静瑶在她们俩身后嚷嚷,转身就离开。

这是她第五次从警局里出来,天已经黑尽了,距离章芒的失踪已经快二十四小时了,人行道上有一家三口牵着手路过,她多看了一眼,那是个小女孩儿,白白嫩嫩的,很是可爱。

阿发狠狠地捶了不锈钢栏杆一下,懊恼自己的蠢笨和没用。当初说好了是要保护着她们两姐弟的,现在不仅没帮上忙,反而还闯下那么大的一个祸患。章芒是章橙唯一的亲人,他不想让她们都变成他这种无依无靠的人。

展开

似是等风来目录

更多章节

似是等风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