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民国异闻录

2020-10-15 14:35:47

李木青

灵异恐怖 | 连载中

12456 次点击

有些生物是科学表示拒绝否认的。。但当我们亲眼见到没见过。文字时间记录过。。那它就真的不存在吗。。。本书讲诉的一位偻术大师。。在民国十年间遭受到的怪异匪夷所思事件。。纵穿大半个中国。。各地时间记录到的。遭受到的。难以用科学来作出解释。。。多以众多真实的事件作品改编而成。。如有雷火车不知行驶了多久,外祖只觉耳边叽叽喳喳,有人说个不停,搞的他无心安眠,用双手揉了揉脑袋,慢慢睁开双眼,离他脑袋不足二十厘米处,两只黑洞洞的眼睛直盯着他,口中不停冒出浓烟,一开口两颗大门牙就露了出来,任谁醒来前看到如此景象,却有些担心害怕,外祖把头退后一步,有些生气地说道“李团座,你这是何辜,怪吓人的。”那团座嘿嘿笑道“口中冒出浓烟,呛的外祖鼻涕泣流,不停地咳嗽,外祖用手拂了拂,那团座也觉得不妥,把烟熄了,丢在地上,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师公,别介意,我这吸烟有些年头了,刚才是有些担心你,才会盯着小师公看,以我看小师公长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比之那古代的潘安要过三分,我这里有洋人的万路宝,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制香烟,抽出一支,递给外祖,小师公抽不抽,这可是好货,那两个小斯都无份享受。”外祖摇摇头,表示不会抽烟,李团座也不在勉强,自己把烟放在口边,用火柴点上,猛的吸了一口,闭着一双铜铃大眼,口中撅撅有词“吸上一口,犹如神游天界,真是痛快。外祖觉得这团座心理有些问题,便不再与之搭理,拿起桌上的报纸仔细看了起来,因为当时的火车速度不够快,在途中经常需要添加煤石,大约半个小时后火车就停了下来,那团座叫嚣道“这两个兔崽子,老子叫他们去搞些吃,去了近一个小时还未回来,可饿死咱老李,说着摸摸肚皮,只听得咕咕声直起,外祖忍不住笑道“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李团座回过头去,就是一顿破口大骂“他奶奶的,叫你们搞些吃的,死那儿去了,可把老子饿死了,快把吃的给我和邓师公拿过来,邓师公是神仙中人,饿着咱没事,可万千不能饿着他,不然天王老子怪罪下来,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外祖不由心叹道“这斯明明是自己想吃,却搬拢起我来,算了,我也随他就演上一出。”那两个大头兵也是拍牛吹马的高手,见得李团座如此,急忙从身后拿出所买之物,看得那团座口水直咽,像是要一口把吃的跟他们两个一起吞下去,口中大放厥词“快点给老子拿来,还在那里摸摸机机干什么。”那两小兵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把所买之物一一摆放在桌子上,一股油腻味混着香味在车厢里蔓延开来,又从篮子里拿出二副筷子,放在团座跟外祖跟前,然后恭敬的站在两人身后,外祖忙道“一起吧,这么多的美味佳肴,那团座夹了一口放在嘴里咀嚼道“不用管他们,看他们一脸油水像,肯定早就吃了,不然那里要如此之多的时间,别在那里站着,过来给老子说说买了些什么伙机,发了多少钱,两个小兵对望一眼,其中一个走到团座跟前,笑脸如斯,用手不停指点,咱哥俩知道,团座与小师公舟车劳顿,便买了些大好之物,这是爆炒山兔肉,这是黄焖脚鱼,《湖南人俗称甲鱼为脚鱼》,这是宫爆鸡丁,还有这清酒据说是百年老泉所炼,甚是可口,又给李团座与外祖小舔了一杯,那李团座本是嗜酒如命之人,闻得此声,把酒杯放在鼻口一闻,如痴如醉,口中淡然道“好酒,好酒,味干而纯,清香宜人,小盏了一口,又就着肉片一口吞下,当得是快活似神仙,做鬼也风流,外祖之吃相较之那团座优雅十分,那小兵又在旁边大肆吹嘘,把那团座捧的上天入地,无所不为,那团座吃了几杯酒,便红光满面,大放厥词起来,起身对着外祖哈哈大笑“小师公,你不知道民国十三年,咱们国民革命军,从广州出发一直打到南昌,当时我是在叶挺团座手下做的个小尉,带着八九个人,干翻了百十来人,那叶团称赞咱是曹操手下第一猛将转世叫什么来着,典韦,那小兵说道,对就是这个典韦,啪的一声,旁边有人道“那里来的山野村夫,不学无术,在此大放厥词”李团座打了个饱呃,吸了口气道“这位仁兄,可是说咱”用手指着旁边一身着青丝长袿,带着副黑丝边眼镜,下巴长满脸皅胡子,一双眼晴炯炯有神,带着股子浩然正气,像似个极有文化之人,那学人笑道“鲁莽村夫,也敢自称猛将,岂不是李白墓前班门弄斧,自嘲无趣,又大笑两声,坐了下来,外祖观此人一脸正气凛然,无所畏惧,实乃英雄好汉,便有心交流一翻,谁知道那李团座听得此人之话,怒火中烧,从怀中拿出佩枪,拉下保险,整个车厢安静下来了,有些人自顾自的躲在桌子下,甚是害怕伤到自己,那人的朋友见得此景,脸色变得极度难看,双手一直握着,却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李团座一脸奸笑,看到此人犹如猫见了老鼠,你给老子再说一边,我让你脑子变窟窿,让你尝尝枪子的滋味儿,一边说还一边行动起来,活像一幅旧社会逼良为娼的场景,外祖也怕李团座擦枪走火,闹出人命也不好,便劝道“俗话说,萍水相逢,何必闹的一幅拨刀相见,分外眼红,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便在此做个和事佬,手拿着两杯水酒,走到两人身边,看着外祖真诚的眼神,那团座笑道“就承了小师公这个情,干了,说完一口而尽,那青衫人也知这是李团座找台阶下,大脑一转,多谢这位仁兄,也把酒水喝了,对着李团座与外祖道“多谢手下留情,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说完,拉着同伙就走,外祖在后面追问道“还不知仁兄姓什名何,可否告之。”“我姓李,字大钊,仁兄可记住了,外相当然没有想到他会在火车上遇到历史伟人李大钊,甚至还救了他一命,外祖默念道“李大钊,好名,大钊,大钊,完了,此人必有杀身之祸,不如结个善缘外祖连忙追了出去,却没有那两人的影子了,外祖失魂落魄的回到车厢里坐下,喝了口水道,天命难为,难为,那团座一脸茫然“小师公,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吗,没事,突的一阵诡异的铃声响起,空气中一股膻臭的气味从前方传来,团座站在过道旁,大着嗓子大叫道“谁他妈的在这里放屁,还他好让人活不活了,后面传来一种仿佛从阿摩地狱中的鬼笑声,“阴人借路,阳人回避,要避不避,阁下自理”,李团座只觉得后背一阵阵阴风袭来,寒风刺骨,鸡皮疙瘩起了全身,双脚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移动不了,脸上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装出一副宁然的样子“到底是何人在此装神弄鬼,吃我一枪”,外祖只得起身把他拉开,“你挡到别人了,这是对死者的不尊,会行霉运的,李团座一模头袋,“还有这事,我得好好瞧瞧,胆子也大了起来,回头望去,只见身后站着三人,皆黑衣黑裤,前面一人头上梳着个发簪,留着三寸长须,一只手拿桃木之剑,一手拿着个聚魂铃,不停地摇动着,两目无神,脸上的皮肤干皱皱的,像极了干尸一般,中间一人头戴大草帽,只有隐约看见面部的轮廓,长发披肩,道是个貌美女子,脸色惨面,似是死尸一般,后面一人,手拿铜锣,也是脸-色惨白,双目犹如死鱼泡眼,甚似瘆人,空气中顿时充斥这一种骇人的气息,车厢里的人一个个站了起来,一言不发,李团座顾顾四周,连忙跳到外祖身后,伸出个脑袋,手不停的发抖,外祖道“胆子如此之小,”李团座颤颤赫赫的回道“杀人我不怕,这比人可怕多了,太瘆人了,那三人一向前,来到了外祖身边,外祖拱手道“道兄,去往何处,归于何地,”那老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但气味着实难闻,李团座小声嘀咕道“比我嘴里味还难闻”那干皱皱的老头也不生气“道兄,有所不知,最近恶匪动荡,不敢寻至深山老林,只得坐上火车,送死者归家,应时间耽误过多,尸体己有异味,不得以,”原来如此,道兄请,“那老头手摇聚魂铃,口中念道着“阴人借路,阳人回避,”慢慢地去了下个车厢,只留下一股熏人的气味,与一车厢目盯口呆的人。那李团座站了出来,像个跳大神的,就这东西,也能吓到我,开玩笑,想当年”好了,好了,不要再讲了,都过去了,”可是”李团座有些不满,坐了下来,整个车厢也恢复了原来的气氛,李团座跟那两个兵感觉刚才就像做梦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三个人一脸不解异口同声道“邓师傅,那是什么”外祖平静回答“赶尸,人死如灯灭,魂欲归家,便请术士做法,以保尸身不朽,少则几日,多则数月,以术驱尸,尸可移动,但无意识,但遭雷击,便化为血尸,可为害人间,善吸血,尸三命,转天机,成轮回,为魇鬼,就是说尸体控尸被雷所击,化为血尸,就危险,也就有了意识,吸人的血,最后化为魔魇,大罗金仙也冶不了过,他们这是最简单的控尸术了。天色以晚,需要休息了。不要想着去偷看,出了什么事儿就不好了。。


民国异闻录是bl吗  民国异闻录全文阅读  民国异闻录・妖僧  民国异闻录妖僧与妖  民国异闻录妖僧在线阅读  民国异闻录妖僧尼罗  民国异闻录 尼罗  民国异闻录动漫  民国异闻录之金蝉脱壳  民国异闻录  


  外祖上车后,三辆老爷车急急忙忙就往吉首开去,外祖问道“怎么如此之急,我们到底是要去那儿,不说清楚我就下车不走了,那个戴墨镜的头头从前排坐椅上回过头来,摘下墨镜,露出一张面目可狰的笑容,一说话就露出口里的两颗大板门,一股熏死人的气味就在车厢里迷漫开来,外祖嗅了嗅鼻子道“我只想搞清楚你们到底要带我去那,我一不杀人放火,二不欺善怕恶。那头头摸了摸自己板寸长的头发一脸笑呵呵地对外祖说“小邓师公,咱们呢,也不是文化人,只上过两年私塾,字也不识得几个,还被先生打过屁股,民国十三年,我跟着方司令从广州出发一路从南打到北,我这人虽没什么文化,但杀的小鬼可多,这次我们贸然来访,也是奉的方司令的密旨,方司令希望小邓师公去长沙后与之亲自祥谈,在这里我们是奉命行事,希望小邓师公不要为难我们。”外祖摸了摸下巴道“即然是这样,何不早告知与我,我也好做准备。”那头头回道“我们也是突然接到的命令,坐在你旁边的两个小兔崽子一个个在风月楼里抱着女人屁股睡大觉,还是我一脚一个踢起来,坐在外祖两边的大头兵一脸嘿嘿的笑着,笑什么,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们一个个懒的很,三天不打,你们一个个就给我上房揭瓦,还好方司令仁慈不治尔等之罪,说着用手对着窗外恭了恭,一脸敬仰的表情,那头头越说越来劲,只见得口水四处飞飙,外祖擦擦额头把手放到鼻子一闻,还那是口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生化危机,那头头也注意到了外祖的神色,捂住嘴巴,一脸歉意的说道“小邓师公,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啊,什么,不是,不是,那头头猛的拍了拍自己的大嘴道“瞧我这张大嘴,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一股脑的把它倒腾出来,要不这样,等到了省城我请小邓师公去风月楼喝花酒,助助兴,也给小邓师公陪理道歉,呵呵”这时坐在外祖旁边的两个大头兵也凑过来附和着说“小邓师公,你别看李团座是一付凶神恶煞的面孔,可人是极好的,对我们兄弟也很好,希望小邓师公能不拘小节,待到了省城由他们坐陪去乐喝乐喝,他们看外祖一脸通红,低着脑袋,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小师公,你不会没逛过窑子吧,不会还是个童子鸡,童子鸡在我们当地没破过身的少男就叫童子鸡,据说童子尿是可以冶百病,驱百邪的,我外祖也并不是他们所讲的稚子,外祖早己娶妻多年,只是学习偻术者,需洁身自好,不得荒淫无道,不然法力尽失,外祖活了二十余载,从未去过烟花柳巷,风花雪月之场所,所以一听他们说起,便面红耳赤,久久不能平静,那姓李的团座见外祖如此,怒吼道“你们两个小娃够了,小师公乃学道,神仙中人,怎么可以与我们这些世俗之人相比,没去过窑子那不是很正常的,你说对不对,小师公,啊外祖语无伦次的回道,那两个大兵头又笑了起来,那姓李的团座火了“你娃的再笑,老子让你们回去后,一个个给咱洗马桶,“两个大头兵一听团座是真的发火了,赶紧向外祖道歉“我们只是一时兴起,望小师公大人不记小人过,愿做牛做马伺候,这还差不多,这才像我手下的兵,知错就改,善什么来者,那头头一脸自骄的笑着说,善莫大焉,外祖皱了皱眉头道,心想道“这可真是一群活宝,也不知方司令从那找来的这么一摊子人,不过还真不错,至少路上还有话聊,不至于对牛弹琴,外祖本来就是不拘小节的人,对于两个大兵头嘲笑他并不在意,一脸微笑的说“没事,我本不是那种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的人,你们不必拘束,不必在意我。”那两个大兵头一听外祖这样说道,便乐呵呵的相互拱拱手“我们就知道小师公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他一神仙中人,怎会对我们这一世俗之人起嫌,”那头头听了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外祖,像是要把外祖全身看透似的,心里默想,看着这些修仙拜佛的都不怎么在乎世俗之人,难道真能做到清心寡欲,不享人伦之乐,本来心里还有看不起外祖,经过这一想,越发的对外公尊重起来,想跟外公打好关系,外祖觉得无趣,准备小舔一会,李团座双目放光,大吼道“小师公,听说你还精通相术之道,可否帮我算算姻缘,前程,外公睁开眼睛“以团座如今的身家,还怕没有女子送上门,那李团座无赖笑道“以我这副样子,别个都讲,老李用你的画像放在门口,晚上保证避邪。直至现在我都孤身一人,人家大家闺秀看不上我,小家碧玉又怕吓到人家,那里还娶的到媳妇,”外祖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吧,好吧把你的双手拿出我替你算上一卦,拿出随身所携带的卦往下一丢,只见两个都显正面,外祖嘴里不由自言自语道“好卦,好卦,真是好卦,”那李团座跟那两个大头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听到外祖在一边手舞足蹈,一边自言自语,那团座心里想,难道发懵了,这可不得了,司令知道了,可招不了差,于是大吼道“邓师公,到底怎么了”外祖回过神来,只见李团座跟两个大头兵都大眼盯小眼看着自己,便觉有些不好意思,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确实有些不雅观,嗯,嗯两句,道“团座把你的双手让我看看,李团座把手伸了出来,外祖一把摸,厉声道“团座,你以前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怎么会有此等恶报,原来如此,那团座把一双手收了回去,心惊道,“不亏是神人,连这都能算计到,便把自己以前的所做所为讲了出来,原来李团座从军前,是劫道跟挖魂的,专门劫杀那些独身一人的富商子弟,还盗倔别家的祖坟,因为杀孽过种,还曾去佛门求了个玉佛在家供着,前些年还好,最近几年越来越不行了,直到跟随方司令从了军,当上了团座,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才慢慢恢复过来,可就是娶不到媳妇,可急死咱妈了,她还总想着我带个大胖小子回去看看,”听完了李团座的讲述,外道一脸沉重,他没有想到李团座以前是个这样的人,不过想想也是,那些年兵荒马乱,想要活下去,带上一支鸟铳便可占山为王,为害一地,外祖叹道“其实这也容易解,希望你以后多做善事,多造福黎民百姓,此报会慢慢化解,要做到己所不施,勿施于人,以卦相上看,金光满脸东南来,自施时日遇贵人,**,一遇风云便化龙。请小师公解释解释,外祖只道“不可,不可,天机不可泄,一泄遭天谴,你只需知道多做善事,多求善福,便可。”不知不觉中,都已到了火车站,那时候的火车都是那种蒸气车,一开动就轰隆轰隆响个不停,外祖他们一行很迅速的上了火车,买了份报纸看了起来,上面的消息让他有些惊讶,原来丁卯年,大中国几乎都统一了,除了东三省还在奉系军阀张大师的手下,报纸的头条就是历史著名的“宁汉合流”,也就是武汉国民政府跟南京国民政府合二为一,蒋中正成为国民政府首脑,后,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外祖一直对共产党员印象很好,叹道“真是没想到,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也不知道此次前去,我的命运会如何,放下报纸,躺在座椅上,火车在轰鸣声中继续向它的目的地驶去。

  火车不知行驶了多久,外祖只觉耳边叽叽喳喳,有人说个不停,搞的他无心安眠,用双手揉了揉脑袋,慢慢睁开双眼,离他脑袋不足二十厘米处,两只黑洞洞的眼睛直盯着他,口中不停冒出浓烟,一开口两颗大门牙就露了出来,任谁醒来前看到如此景象,却有些担心害怕,外祖把头退后一步,有些生气地说道“李团座,你这是何辜,怪吓人的。”那团座嘿嘿笑道“口中冒出浓烟,呛的外祖鼻涕泣流,不停地咳嗽,外祖用手拂了拂,那团座也觉得不妥,把烟熄了,丢在地上,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师公,别介意,我这吸烟有些年头了,刚才是有些担心你,才会盯着小师公看,以我看小师公长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比之那古代的潘安要过三分,我这里有洋人的万路宝,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制香烟,抽出一支,递给外祖,小师公抽不抽,这可是好货,那两个小斯都无份享受。”外祖摇摇头,表示不会抽烟,李团座也不在勉强,自己把烟放在口边,用火柴点上,猛的吸了一口,闭着一双铜铃大眼,口中撅撅有词“吸上一口,犹如神游天界,真是痛快。外祖觉得这团座心理有些问题,便不再与之搭理,拿起桌上的报纸仔细看了起来,因为当时的火车速度不够快,在途中经常需要添加煤石,大约半个小时后火车就停了下来,那团座叫嚣道“这两个兔崽子,老子叫他们去搞些吃,去了近一个小时还未回来,可饿死咱老李,说着摸摸肚皮,只听得咕咕声直起,外祖忍不住笑道“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李团座回过头去,就是一顿破口大骂“他奶奶的,叫你们搞些吃的,死那儿去了,可把老子饿死了,快把吃的给我和邓师公拿过来,邓师公是神仙中人,饿着咱没事,可万千不能饿着他,不然天王老子怪罪下来,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外祖不由心叹道“这斯明明是自己想吃,却搬拢起我来,算了,我也随他就演上一出。”那两个大头兵也是拍牛吹马的高手,见得李团座如此,急忙从身后拿出所买之物,看得那团座口水直咽,像是要一口把吃的跟他们两个一起吞下去,口中大放厥词“快点给老子拿来,还在那里摸摸机机干什么。”那两小兵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把所买之物一一摆放在桌子上,一股油腻味混着香味在车厢里蔓延开来,又从篮子里拿出二副筷子,放在团座跟外祖跟前,然后恭敬的站在两人身后,外祖忙道“一起吧,这么多的美味佳肴,那团座夹了一口放在嘴里咀嚼道“不用管他们,看他们一脸油水像,肯定早就吃了,不然那里要如此之多的时间,别在那里站着,过来给老子说说买了些什么伙机,发了多少钱,两个小兵对望一眼,其中一个走到团座跟前,笑脸如斯,用手不停指点,咱哥俩知道,团座与小师公舟车劳顿,便买了些大好之物,这是爆炒山兔肉,这是黄焖脚鱼,《湖南人俗称甲鱼为脚鱼》,这是宫爆鸡丁,还有这清酒据说是百年老泉所炼,甚是可口,又给李团座与外祖小舔了一杯,那李团座本是嗜酒如命之人,闻得此声,把酒杯放在鼻口一闻,如痴如醉,口中淡然道“好酒,好酒,味干而纯,清香宜人,小盏了一口,又就着肉片一口吞下,当得是快活似神仙,做鬼也风流,外祖之吃相较之那团座优雅十分,那小兵又在旁边大肆吹嘘,把那团座捧的上天入地,无所不为,那团座吃了几杯酒,便红光满面,大放厥词起来,起身对着外祖哈哈大笑“小师公,你不知道民国十三年,咱们国民革命军,从广州出发一直打到南昌,当时我是在叶挺团座手下做的个小尉,带着八九个人,干翻了百十来人,那叶团称赞咱是曹操手下第一猛将转世叫什么来着,典韦,那小兵说道,对就是这个典韦,啪的一声,旁边有人道“那里来的山野村夫,不学无术,在此大放厥词”李团座打了个饱呃,吸了口气道“这位仁兄,可是说咱”用手指着旁边一身着青丝长袿,带着副黑丝边眼镜,下巴长满脸皅胡子,一双眼晴炯炯有神,带着股子浩然正气,像似个极有文化之人,那学人笑道“鲁莽村夫,也敢自称猛将,岂不是李白墓前班门弄斧,自嘲无趣,又大笑两声,坐了下来,外祖观此人一脸正气凛然,无所畏惧,实乃英雄好汉,便有心交流一翻,谁知道那李团座听得此人之话,怒火中烧,从怀中拿出佩枪,拉下保险,整个车厢安静下来了,有些人自顾自的躲在桌子下,甚是害怕伤到自己,那人的朋友见得此景,脸色变得极度难看,双手一直握着,却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李团座一脸奸笑,看到此人犹如猫见了老鼠,你给老子再说一边,我让你脑子变窟窿,让你尝尝枪子的滋味儿,一边说还一边行动起来,活像一幅旧社会逼良为娼的场景,外祖也怕李团座擦枪走火,闹出人命也不好,便劝道“俗话说,萍水相逢,何必闹的一幅拨刀相见,分外眼红,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便在此做个和事佬,手拿着两杯水酒,走到两人身边,看着外祖真诚的眼神,那团座笑道“就承了小师公这个情,干了,说完一口而尽,那青衫人也知这是李团座找台阶下,大脑一转,多谢这位仁兄,也把酒水喝了,对着李团座与外祖道“多谢手下留情,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说完,拉着同伙就走,外祖在后面追问道“还不知仁兄姓什名何,可否告之。”“我姓李,字大钊,仁兄可记住了,外相当然没有想到他会在火车上遇到历史伟人李大钊,甚至还救了他一命,外祖默念道“李大钊,好名,大钊,大钊,完了,此人必有杀身之祸,不如结个善缘外祖连忙追了出去,却没有那两人的影子了,外祖失魂落魄的回到车厢里坐下,喝了口水道,天命难为,难为,那团座一脸茫然“小师公,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吗,没事,突的一阵诡异的铃声响起,空气中一股膻臭的气味从前方传来,团座站在过道旁,大着嗓子大叫道“谁他妈的在这里放屁,还他好让人活不活了,后面传来一种仿佛从阿摩地狱中的鬼笑声,“阴人借路,阳人回避,要避不避,阁下自理”,李团座只觉得后背一阵阵阴风袭来,寒风刺骨,鸡皮疙瘩起了全身,双脚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移动不了,脸上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装出一副宁然的样子“到底是何人在此装神弄鬼,吃我一枪”,外祖只得起身把他拉开,“你挡到别人了,这是对死者的不尊,会行霉运的,李团座一模头袋,“还有这事,我得好好瞧瞧,胆子也大了起来,回头望去,只见身后站着三人,皆黑衣黑裤,前面一人头上梳着个发簪,留着三寸长须,一只手拿桃木之剑,一手拿着个聚魂铃,不停地摇动着,两目无神,脸上的皮肤干皱皱的,像极了干尸一般,中间一人头戴大草帽,只有隐约看见面部的轮廓,长发披肩,道是个貌美女子,脸色惨面,似是死尸一般,后面一人,手拿铜锣,也是脸-色惨白,双目犹如死鱼泡眼,甚似瘆人,空气中顿时充斥这一种骇人的气息,车厢里的人一个个站了起来,一言不发,李团座顾顾四周,连忙跳到外祖身后,伸出个脑袋,手不停的发抖,外祖道“胆子如此之小,”李团座颤颤赫赫的回道“杀人我不怕,这比人可怕多了,太瘆人了,那三人一向前,来到了外祖身边,外祖拱手道“道兄,去往何处,归于何地,”那老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但气味着实难闻,李团座小声嘀咕道“比我嘴里味还难闻”那干皱皱的老头也不生气“道兄,有所不知,最近恶匪动荡,不敢寻至深山老林,只得坐上火车,送死者归家,应时间耽误过多,尸体己有异味,不得以,”原来如此,道兄请,“那老头手摇聚魂铃,口中念道着“阴人借路,阳人回避,”慢慢地去了下个车厢,只留下一股熏人的气味,与一车厢目盯口呆的人。那李团座站了出来,像个跳大神的,就这东西,也能吓到我,开玩笑,想当年”好了,好了,不要再讲了,都过去了,”可是”李团座有些不满,坐了下来,整个车厢也恢复了原来的气氛,李团座跟那两个兵感觉刚才就像做梦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三个人一脸不解异口同声道“邓师傅,那是什么”外祖平静回答“赶尸,人死如灯灭,魂欲归家,便请术士做法,以保尸身不朽,少则几日,多则数月,以术驱尸,尸可移动,但无意识,但遭雷击,便化为血尸,可为害人间,善吸血,尸三命,转天机,成轮回,为魇鬼,就是说尸体控尸被雷所击,化为血尸,就危险,也就有了意识,吸人的血,最后化为魔魇,大罗金仙也冶不了过,他们这是最简单的控尸术了。天色以晚,需要休息了。不要想着去偷看,出了什么事儿就不好了。

展开

民国异闻录目录

更多章节

民国异闻录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