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诗人怒

2020-10-14 20:08:17

蔓莓苏打

历史军事 | 连载中

18120 次点击

也没哪一个皇朝该当经久不衰,也也没哪一个皇帝真的能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唐,这个令整片大地伏首称臣,顶礼膜拜的中原王朝。在历尽了三百余个春夏春夏以后。避无可避避免出现的走入了它该有的衰败。  左皓卿,这个父亲仅是一介书生却遭含冤的寒门苦士。在卖诗维持生计这话自然是一点依据也没有的。。


诗人又叫什么  诗人生经历  都是诗人  诗人大赛  十大诗人  诗人病了  诗人怒放的意思  诗人怒砸电脑  


  凤丽初年秋,吏部户部刑部三部联合。彻查天下百官,打击贪赃枉法。丰淮郡郡守,算不得好官,可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恶人。主要是养了个嚣张跋扈的儿子。这些年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凤丽初年春更是联合长平县几位纨绔子弟,贪污了长平县一笔赋税。

  左皓卿接过那两文钱,攥在手心里看了一眼。对着她郑重鞠躬作揖。然后抬头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

  除开中国各地农民领袖,军阀,亲王。自然还有南疆,北地各处的其他藩国王朝虎视眈眈。谁都想入主中原这片繁华之地。

  话音刚落,不见陈楠有何动作,左皓卿和唐尘就飞了出去,两人落在地上,正感叹自己为何遭受这种无妄之灾时。

  天仙子,一种美丽的花朵。可入药,也有剧毒。

  自古以来,无知会诞生出来两种东西。无畏和敬畏,亦或者发酵而成的恐惧。当然,后者远多于前者。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陈妈妈突然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柔声说道:“可总有人记得他是个好人不是?人活这一辈子,千千万人说你的不好容易,有一个或者几个人哪怕你死了也记得你的好,更不容易不是?”

  想要佳人回眸一笑步生花,几句附庸风雅的诗词是至关重要的。而左皓卿就是做这买卖诗词生意的。

  左皓卿觉得老这样不是个事儿。这人气势不凡,光这匹马看起来就不是个简单货色,这随从的中年人该不会是个年轻侠客们常说的隐士高手吧。万一是去春江楼闹事儿的,再甚点是去寻仇的。那春江楼可就惨了。

  春江楼的老鸨,是位年近四十的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据说年轻时是秦州数一数二的花魁。虽说在这风月场所,但还真的能够独善其身。最多被人站几句口头便宜。自己从不做那给人暖床的活儿。

  但对于年仅十五的左皓卿来说,凤丽初年,也是难忘的一年。永生难忘。

  下午这个时候,春江楼内生意也不多。老鸨闲来无事,便出来调侃左皓卿。“皓卿啊,我上回跟你说的那件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凤丽三年,也就是大唐被灭国的第五年。左皓卿一如往常坐在春江楼的台阶上,等待着人傻钱多的老爷们来他这儿买上两首诗。

  左皓卿淡淡的恩了一声。转身慢慢的离去。

  左皓卿伸长个脖子喊:“啥玩意!三文钱?前两天还两文钱呢!”

  左皓卿的父亲名叫左松亭,是位读书人。在丰淮郡长平县任职县衙,主管征收租赋一事。是位难得的好官。平日里极好说话,到秋收季节,哪家的收成不好,交不齐赋税。左县衙冒着被上头怪罪的风险,也会为百姓宽松些时日。甚至实在有难处的,左松亭会拿出并不丰厚的俸禄来帮助百姓补齐赋税。

  左皓卿赶忙假装吃痛。哎呦哎呦的说道:“我的好姐姐,你看我这嘴上没门的。您面如冠玉,美如桃花的。可别气坏了身子,气大伤身,脸上容易长痘痘。”

  兵书里自然少不了关于马的记载。左皓卿一听马蹄声,瞬间回想起自己所读的兵书,心里暗暗嘀咕。“这马蹄声,明显是体重身长,耐力极佳的幽凉大马啊。幽凉二州离此几百里路,而且驿道又少,路又难走。怎么会在这儿出现这种马呢?”

  陈妈妈松开左皓卿的耳朵。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展开

诗人怒目录

更多章节

诗人怒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