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丝路谣

2021-10-29 14:00:50

花里胡哨的咸鱼

短篇小说 | 连载

4459 次点击

乞丐少女初十从小立志要霸主河西走廊。她牵着骆驼阿财,假冒谢氏商行的骆驼客四处忽悠,没忆起出徒有利碰上正主。初十瑟瑟发颤:郎君,我也可以打个折。谢惟轻轻一笑:打骨裂?初十颤颤巍巍:那我走?谢惟轻轻一笑:来都来了。初十:……自那以后,初十歪歪扭扭的霸主之旅就就了,而谢惟走上了“赔了自己又赔了”的生涯,回忆起他俩初遇时,谢惟感觉被初十套路了。城门处,一排骆驼整齐地跪坐在地,半翕着眼,嘴不停地嚼,它们脖上都悬有铜制的驼铃,这些铃铛无一例外刻着一斧一弓,正是谢氏商行的纹样。。


丝路谣全文  丝路谣吉他谱  丝路谣歌词  


小郎君在与门前两大汉说笑,看来熟得很,几句过后他转身似乎要往门内去。初七急了,捡起块石头砸在马屁股上,马儿嘶鸣,听来就很疼的样子。

小郎君很懂行,二话不说再给她十文钱,“够了吧?”

“你呀你,人家都看不上你,还拼命跟人后头。”初七拍着阿财的头教训着,阿财不服气,翻起嘴皮露出上牙肉,哼哼唧唧的,似乎很伤心。

“够了,够了!”初七点头如捣蒜,笑眯眯地把钱往怀里一揣,“那这位小郎君请坐稳了,这就出城。”

初七眼珠子骨碌一转,“那是那是,这谢家的骆驼也分三六九等嘛,就因为这头瘦小了些,所以排在最末,但力气还是很大的,最主要物美价廉。叔,要不要运货,你我如此有缘,我再便宜一文,如何?”

终于有钱买吃的了!

“阿财,我们走。”初七拍拍骆驼,缰绳一拉就起程了,在路过烙饼摊时,她大方地买了两张烙饼,嘴里叼一张,怀里揣一张,美滋滋的。

少年郎又道:“驼铃不像谢家的啊。”

少年郎转身一指。初七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远远的,一蓝袍男子站在檐下,他的脸白得发亮,故显得眉眼浓如墨,唇色如朱砂,宛若画一般。可这幅“画”初七看不太清,脑子里只留了个“干净清秀”的印象。

李商微怔,看清是她后笑了,不正经地揶揄道:“回来得还挺快嘛。”

阿财个头小,毛色也不好,在骆驼队里丑得很出众,也不受骆驼们的欢迎。初七挺替它难过的,想给它吃顿好的,只是兜里没钱买好料,东看看西瞅瞅,她便从谢家骆驼的嘴里偷了些过来,喂给阿财吃。

“瞧,就是那头,我的骆驼可好啦。”初七两眼弯成月牙儿,笑得很纯良,“驮得重,跑得快,只收十文钱。”

初七见一个说一个,有些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这不是谢家的骆驼,谢家养的哪有如此瘦小?而且脖上也没谢家的驼铃,之所以商队用谢家的骆驼就是这铜铃值钱,因为有了它,至少在官道大郡上没人敢惹,到了匪贼横行之地,别人下手也得掂量掂量。

“以后别冒充谢家的骆驼,今天算你运气好,饶你一命。”

“这位小郎君没伤着你吧,我不是故意的。”

初七心虚,连忙移到边上让路,谁想这队车马竟在她跟前停下了。为首之人身材魁梧至极,方脸有疤,腰间佩把长刀,似乎是武将出身。他跃身下马,高大的身影笼罩上初七,像是要把她吃了。

初七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在城里东摸西寻,到了红玉馆门前,她听见阵阵马嘶声,不由停下脚步。

初七欣喜万分,急急地想要往红玉馆里面冲,一想不对,以她此时的落魄样怕没有碰到门就被门前大汉扔出来了。

初七心里咯噔了下,暗中打量起这位少年来,看他的衣料华贵,举手投足不像是这地方的人,于是乎胆子大了起来。

展开

丝路谣目录

更多章节

丝路谣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