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鬼陵龙

2020-09-15 14:34:46

凤起林舞

灵异恐怖 | 连载中

24189 次点击

一个丧失记忆,拥用异能力的杀手,在一次阴谋中被别人围杀。在疲于奔命逃走的旅途中,却有意间跟一帮土夫子(挖墓贼)混在了一起,经历过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怪异之行。后他想彻底摆脱这样的行为,可无形的安排好让他却越陷越深,跨过泰,中,美,日,多个国家,去找寻着一------章节内容开始-------。

  当我漂浮到那人胸口一般高度的时候,攀爬在我身边巨大金属柱子上的巨大藤蔓居然横伸过来,缠在我的身上,把我拉到柱子上,让我动弹不得,强大的约束力让我的手枪脱手,掉落在地面上。这时我看见那巨人又再次抬起那柄巨剑,剑尖再次对准我的脑袋,而我这时分明看到了那本象一团黑雾的头罩里亮起了两团紫色的光芒,这是我在这世界里看到的唯一的色彩,可我已经没有去观赏的时间和心情了,锋利的剑尖朝着我的脑门就刺了过来,这次我再也没办法躲闪,因为我现在连脑袋都无法扭动一下,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剑刺穿了我额头上的皮肤,刺进了我的头骨......

  那个侯高林接过枪,熟练的退出弹夹,按下保险,反复拉了一下滑盖,“不错的小玩意,既然这样我就却之不恭了。”说完装上弹夹再次关了保险,随手插在自己的腰后面,“小兄弟,饿了吧,看你也受了伤,来,我帮你处理一下。”说完转头又用泰语对一个泰国人说了几句,然后带着我进了一个大帐篷里,当他拆下我手臂上的破布,看到伤口时,我明显看到他的脸色一变,但马上又恢复,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嘿嘿一笑,手上不停,不一会就弄好了了,一个泰国人也拿来了一些煮热的食物,等我吃完又安排我去洗了一下,当夜无语,我也睡了一个好觉。

  而连着逃过两次攻击的我也开始了还击,双手几乎抬起了一百六十度角,枪口才对准了那巨人的脑袋,“砰砰砰。”连续击发三枪,子弹直射那头袍罩里面,那张看不见的面孔。

  乘着还有日头,还是赶快去找一个藏身之地把,不然靠我目前的装备和状态,在这老林里过夜可真不是简单的事。割下一圈T恤,把他套在脖子上,把受伤的手臂吊在里面,站起身,折下一根树枝,看好方向又继续前进。

  “啊...对,我是中国人,我叫罗异,来旅游时和朋友走散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这里面来了,你们也是来旅游的吗?”

  为什么老跑不出去这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奔跑?不知道。身体里有那么一股力量驱使着我不断的一直向一个方向奔跑,可我也不知道这样奔跑了多久,身体已经相当疲惫了,意识都开始有点模糊了,但我还是没办法停下来,我拼着一口气用力吼叫着:“有人吗?这里有人吗?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声音回荡在灰色的雾气里,却无人应答。

  书籍介绍:

  “糟糕,忘记把枪给藏起来了,真是够大意的。”心里暗骂自己,但手上马上把枪拿了出来,手指轻轻一抠,扳下保险,枪口对着自己往前一递,“侯大哥既然也喜欢,这小玩意就送给大哥当见面礼吧。”

  等我缓缓爬了起来,用手触摸这个突然出现把我撞飞的石柱时才发现,这柱子不是石头,而是一种金属,并且是实心的,否则刚才我那猛烈的撞击怎么没发出一点声音来,由于我站得太近,看不清这柱子的两边,所以也无法估算这柱子到底有多粗,但我发现我眼前也出现了一些细小的图案,可我怎么努力都看不清楚。

  本来我是打算向他们要一份地图看看,找一个确定的方向走出这个森林,可当第二天早上我刚把我的意思跟侯高林说出来的时候,却遭到他的强烈挽留,说就这样让我一个人单独出这森林实在太危险,他们这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完工了,到时大家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再说我既然是来旅游探险的,何不跟他一起探询一下这座深山里的泰国古庙,并把我送给他的那把枪还给我了,说什么这林子里有大型猛兽,这枪还是先留在我身边防身用,等出了森林再送给他不迟,并叫来********人给我介绍,一个叫啊黄,也差不多四十多岁这样,偏胖,说是他的秘书兼助手,另一个叫高冉,感觉很年轻,估计比我还小个五六岁,也就二十二二十三这样,但是个哑巴,是那侯高林的徒弟,但我看他手指关节十分粗大,手背上面茧子很厚。

  一个身高有十多米的人型物体站在我的前方,身上的服饰让我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服装如同古代的飘逸的道袍,但跟我印象里的道袍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虽然上边有一些图纹,可一点也看不清楚那些是什么图案,肩披巨大的灰白色长袍飘在身边,一个很大的头袍罩在那人的头上,根本看不见头罩里面的面孔,里面就是黑糊糊的一团,但两条长长的白色鬓发从里面飘了出来,飘在胸前无风自摆,双手也隐藏在长长的袖袍里面,浓浓的雾气挡住了小腿以下的连襟,而在他面前的我,就如同被一只猛虎盯上的老鼠一般。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这时从黑处走出来一个人,大概一米七五左右,很瘦,年龄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皮肤保养地不错,所以很难判断,很精明的样子,可是隐约感觉这人有那么一点阴沉沉的,不是说样子阴险狡诈,那种感觉我现在很难说得出来,就是感觉这人死气沉沉的,离近了让人觉得很冷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我怎么会打拳的,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去进攻,可当对方攻击我的时候我却能完全由本能的出拳打到伤对方,而且我不知道怎么收住自己的力道,每次比赛都会把对方打个半死,再后来就是在一场比赛中被一个美国游客库斯伯特看中,把我带到了美国,做了一个三流的杀手,库斯伯特就是我的经纪人。

  这时的我再也睡不着,这几年来我一直重复做着这个噩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梦见一次,但间隔的时间却不固定,这样的梦我已经做了不下一百次了。去浴室里随便冲洗了一下,穿了一条丛林迷彩裤,“勇士”战靴,光着膀子,把枪放到大腿快拔枪套里,又检查了一下两个弹夹,然后点了一支烟,没开灯,拉开房间的窗帘,又拉来一张沙发坐了下去,天准备亮了,外面一片灰蒙蒙,但因为是背光,所以房间里还是一片漆黑,丢掉香烟,我把自己也埋进了这片黑色里面。

  为什么是三流杀手?因为库斯伯特是个三流的经纪人,并不是电视电影里的杀手那样,一大帮人拿着大把大把的钞票请你去杀人的,而且不管什么职业,都需要一个知名度,就象在杀手的世界里,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来历,不会英语的新人,所以也很难找到收入高的差事(就如同我们写书的新人一样,没有宣传和广告,根本没人知道有我们这样的人,写的书都没人看,苦啊5555555),有时候我还不得不为生活去打些地下黑拳,而平时没事做的时候,我一般都是利用库斯伯特给我安装的电脑上网,然后总是去浏览中国的风土人情。再这段时间里,我终于知道我身体里那奇怪的能力是什么了,那就是移动,瞬间移动,眼睛看到什么地方就可以在十分之一秒内达到那个地方,但距离和使用次数很有限,最多可以移动十米左右的距离,中间还不能有大的障碍物,不能穿透墙壁,甚至玻璃,每用一次这样的能力,就需要等上半小时才能再次使用,如果连续使用就会让我头疼不止,连续使用三次以上就昏迷,全身无力,最少要休息二十四小时才能恢复过来,在书上得知,这叫异能,一般拥有这样能力的人都会引起周围人的恐慌,也是各个国家研究的对象。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的,更不希望被别人知道,与其说是平常人害怕异能人,还不如说异能人害怕普通人,因为自己与众不同,害怕周围的人会用看待怪物一般的看着自己,虽然我周围没什么人。

  后来,他们找来一个能听懂我的话的人,他告诉我,我是被那些村民在旺河里发现的,身上全是伤,几乎****,几乎快死掉了。由于这个地带比较动荡,加上我的语言,估计我是被绑架逃出来的中国旅游者,可当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从什么地方来的时候,我随口一张,我叫罗......咦?我除了记得一个罗字外,其他的完全记不起来了,然后他们都叫我罗伊,可到后来我并不满意这个名字,就自己改叫做罗异。

  终于,视线都开始有点模糊的我撞在了一个柱子上,巨大的反弹力把我的身体向后弹出了很远才停了下来,还好地面上有厚厚的落叶,这才让我没有造成二次伤害。

展开

鬼陵龙目录

更多章节

鬼陵龙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