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诡墓异事录

2020-09-14 14:34:30

雨花忆旧

灵异恐怖 | 连载中

29835 次点击

神秘的的摸金,搬山,卸岭,发丘四大挖墓流派广泛流传迄今!  不传秘法之寻龙诀,分金定穴,十七字阴阳秘法,搬山分甲术,传说仙人之法“令人力量大之法”,挖墓四诀更显挖墓诡术  千百年代代传承的死人活人契约,湘西赶尸匠,捆尸索,鬼吹灯,石精鬼棺,星官钉屍针,探早些年代,你若在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住上那么一晚上,那么极有可能,你就会看到死尸走路,天亮前,客店的门前总会晃悠地走来一行尸体,尸体的大小不一,统统都盖着一层宽大的黑色尸布,而这些尸体前,有一个手执铜锣,面向丑陋的活人,这便是赶尸匠,他一面敲打着手中的阴锣,一面在前头领着尸体走,从不打灯笼,摇着手上的摄魂铃,让夜行的人都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都把狗给关起来。。

  我疑惑了一下,定了定神,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往那边照了照,我看着光线照射的地方,定睛看了看,之间五六个人影正排着奇怪的队列沿着泥道在离自己两百米不到的地方慢慢走了过来。

  我仔细地观察石碑,虽然因为年代的久远,雨水的冲刷以及风化,大部分的碑文都已经模糊不清了,我依稀看到“国朝”这两个字,国朝这个词语在明朝使用率最高,指的就是当朝、当代的意思。

  我想继续研究这块石碑,毕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遇得到的,这种有年代的石碑,怎么说也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所以让他们先行过去,约定和他们两小时后在这栈道集合然后开启下一步的研究。

  又一声清脆的铃声从刚才的方向传了过来,我啧了一声,慢慢站起身子,猫着腰就这么走过去,因为视线有限,我只能小心地往前走,踩着干枯的枝叶,慢慢朝着声音将脚步挪了过去。

  我循着声音将视线往那边树林望了望,一点光点都没有,除了淡淡轻纱般的月色外,几乎五米外的视野一片漆黑,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些鬼气森森的树影,而这树影之中有着一条蜿蜒窄窄的泥道。

  当地导游跟我们说这里的雨季很长,基本这个时候没什么人进山,因为路难走,而且如果雨期长,雨水多的话,很容易在这里迷路。我看着连绵的丘陵,由于长期在城市生活,呼吸的废气也相对较多,加上这里雨水刚过,整片丘陵显露出清脆滴人的翡翠色,看得让人心情都舒畅了不少,顺着吹来的山风,闻起来十分舒服。

  我离那门口越来越近了,那房子在我眼前也越来越清晰了,还真和我判断的差不多,除了门口吊着黄光的灯笼外,什么都没有了,两幅破旧的对联残旧地贴在两边的门梁上,门板那两张模糊的画像不用看我都知道是什么关羽张飞之类的门神。

  可以说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按平常的话早在那么几十秒就走过去了,可我偏偏就走了那么十几分钟,脚心背上全是汗,衣服一直都是湿的,压根就没干过。

  我“啊”了一声,心说道:“不会是他们回来了吧,我靠,这黑灯瞎火的怎么也不打手电啊。”

  一抬头全是蜘蛛网,黄色烛火在灯笼里不停轻微地晃动着,我心说这得多久没有人住了,怎么破旧成这个鬼模样,我顾不得多想,咬了咬牙往门口再次迈着小心的步伐靠了过去,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门边了,里边黑洞洞的,仿佛所有照进去的光线都会被吸进去,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神经就像绷紧的弦一般随时可能断掉,可以这么说,要是谁突然往我身后的肩膀这么轻轻一拍,我他娘的肯定吓得尿裤子!

  待到他们走到那房子的时候,我仔细一看,这房子的规模只有三层,全都是用一种粗大的原木建在房子的各个角,墙壁全是粗糙的原石改造而成,看起来非常结实,门口的黄色光点正是我所预料的那样,一盏类似于竹篾灯的白纸灯笼,里边点着黄色的烛火,要知道这种竹篾灯可是再丧葬仪式上才会使用的。

  我们找了一名当地的导游,是一位年纪不大的,看起来很是老实,谈妥价钱后,不日就随着他正式进入了这片地域。

  我无法分辨这其中的内容,因为残破得太厉害了,能知道这块青石碑是明朝的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不禁叹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知不觉天色渐晚。

  此刻我更是紧张的直冒冷汗,心中满是疑惑和无尽的恐惧,一丝丝凉风吹进我的后脖子,只把我注意力推到了顶点,我的眼睛一直不敢眨,人就是这样,越是对未知的东西恐惧,越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此刻的月光只将前边的这行人照得只有一个个影子。

  立即将自己的手电关了起来,心想道:“妈呀,不会吧,老子今天怎么这么背,不会是遇到什么鬼怪之类了吧,前面那个是什么茅山道士之类的,后面的都是僵尸?”

  说起矮寨,是湘西这里特有的种群族居,虽说我是第一次来湘西这块自然区当中,但对于湘西的一些基本人文地理我还是有过一些了解的。

  突然,不知怎么的,正当我只盯着他们想要看清楚一点的时候,领头尖帽的人快速将头转向我这边,速度之快,吓得我差点后倒在后边的湿草堆中,只听一声声不清晰的喃喃自语,那人将头看回了正前方,轻摇一下铃铛,那行人便继续行进着。

  看着这些人,我心里虽然怕得要命,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得跟上去看个究竟,毕竟这个时代重视科学的,哪来什么神神鬼鬼的,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说不定是什么宗教仪式,搞得这般神秘诡异,这大山里头人家本来就少,这些人不打灯,就这么走,也该有个目的地吧,如果跟着他们,可能会找到附近的寨子或者人家,反正自己留在这里也是什么也没有,饿肚子不说,晚上可能连在这里睡觉都不敢睡。

  栈道显然已经失修已久,看起来十分破旧,脚踩在上边发出那种木板吱呀声音,一行人靠坐在栈道的一边,正当我们休息途中,我眼神无意中看到一块隐蔽在一旁的草堆中的石碑,我不自觉朝那边走了过去,扒开湿漉漉的草丛,看到一块长约四十厘米见方,重约数十斤的青石碑,仔细一看,发现上面有着碑文,因为用的是“台阁体”的书写体,这种书写体是当时明朝科举考试时的规定体,是一种官方用体,所以我当时就辨认出,这是属于明朝时期的石碑,我对于古代的历史有着很深的了解,自然对于各朝字体十分的了解。

展开

诡墓异事录目录

更多章节

诡墓异事录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