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

2021-10-18 13:15:31

金水媚

科幻末世 | 连载

26507 次点击

阿雪再次穿越时拣到了一位受了重伤又中毒死亡的大美男。不久,这位大美男的儿子找登门来,非要说她始乱终弃,抛夫弃子,罪避无可避恕,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一句话,她要对他们父子主要负责。 看在颜值的份上,主要负责就主要负责吧,可这对是什么父子啊? 大的不事生产,只会吃软饭;小的象个大佬爷们儿,只会整天吹牛。 再后来,阿雪被送回京师,她养了这对父子大半年,入京却被人谴责她是草包乡姑,身份配不上这位龟毛爱吹毛求疵,只会打打杀杀的六千岁。 原来是是六千岁啊!谁配不上谁还不明白呢。 她(在现代,医术高,科技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免费阅读  


男子多处受伤,面具外可见的下巴呈青紫色,血迹染红了他腹部左侧一片。他的马刚好奔到傻姑雪人面前时,突然双膝跪下,轰然倒地,再也爬不起来地闭上了一双马眼。

穆雪衣继续验血:“还是滴血认亲来得稳妥些。这皇家血脉大事不能乱,必须确认。”

去年七月二十八,紫枫林中,月上柳梢头,观音送子。

竹篮里的婴儿正天真地吮吸着自己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指,不哭不闹,眼睛好奇地瞧着齐齐俯身瞧着自己的几双眼睛。

另一个孩子道:“不如我们来玩堆雪人吧!我们把傻姑堆成一个大大的雪人,你们猜,傻姑会不会愿意?”

“噗!”坐在九爷左边的白衣男子穆雪衣和坐在九爷右边的蓝衣男子蓝影嘴里齐齐喷出一粒瓜子,眼神充满了惊吓地死死盯梢着那竹篮里的一个小小婴儿。

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陆家村里的几个孩子聚集在一起打起了雪仗,从村头打到村尾,越走越远,笑闹个没完没了。

就在这时,马蹄声大作之下,十几个人手持刀剑,骑着十几匹高头大马急促而来,眨眼之间成了一个包围圈,将男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这时侯,天空突然又飘起了片片雪花。雪花飘在傻姑的身上,再加上孩子们一直往她身上撒下越来越多的雪花,傻姑这时侯不是不想动,而是她已经被雪冻僵,四肢无法移动,身体再也动不了。

突然,一个青色身影挟带着蒙蒙水雾,手提一只竹篮,足尖踩在湖面的莲叶上,如惊鸿掠影闪身而来。

穆雪衣此刻拿来了一个碗,手上多了一支银针。他从那摇篮中的婴儿手指上取了一滴血,又拉过九爷的手来,同样取了一滴血。

(新书来了!喜欢的宝宝动动手指头,求收藏,推存,评分,给作者打打气啊。)

突然,远处走来一个穿着破旧棉袄,浑身打了十几处补丁,头发梳理得有些古里古怪,左脸上还长着一块斑斓大疤的丑姑娘。

夙九洲容色大变,脑海中涌现一幕不堪画面。

孩子们个个惊慌地一下子作了鸟兽散,都向村子里跑回去了。

大把大把的雪花撒到脸上和脖子上时,冷得傻姑直打哆嗦,但是,她却愣头愣脑地站着,还一脸傻笑,坚持雷打不动。

七,八个孩子嘻嘻哈哈地,都将雪撒到了傻姑的身上。

男人坐在雪地上,突然袖手轻扬,一枚戒子样的物件从他袖手中急射而出,向那个大雪人直直射了进去。而后,男人端坐于雪上,青丝墨发铺陈而下,趁得天地间越发地苍茫一片。

蓝影惊叹:“这位小姐好手段啊!这谱天之下,哪家千金小姐不想嫁给九爷?这母凭子贵的一招,桥段虽旧,却用得佳妙。”

展开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目录

更多章节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