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

2021-10-05 07:08:21

知食king木俞

耽美小说 | 连载

14021 次点击

江湖中人人传闻,玉瑶宫的谷主是个大大地大“魔头”!她不但灭了两大宗门,但是个“神罚魔神”!但谁又能懂“大魔头”的痛苦?爽文小说千千万,某“魔头”她实际上只想当条咸鱼啊!么灭了两个虚伪的的门派就得被人人诛之了?本谷主那可是在保护好九州因为未来的花朵呀!罢辽罢辽,没人去理解就没人去理解吧!当然本谷主有“挂”手上,会在意这些流言!为了守护着爱与和平,为了保护好世界不被彻底毁灭九州因为未来的花朵,就由本谷主细心呵护吧!......诶等等?!这世界怎么跟本谷主想的不太像啊!这里是晖剑宗的主殿,偌大的空间内即使是坐着几百个人,也丝毫不显拥挤。这宫殿修的是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即使是从远处张望,也能看到外面屋檐上那镀着金,高大威武的石兽。而这美轮美奂的主殿内,处处精雕细刻,雕梁画栋,连摆放的物件也都个个价值不菲,奢靡无比。。



“我们的人说,鬼方少爷办完事了,正在从青丘往玉瑶宫的方向走,按鬼方少爷的速度来看,此时应该已经快到了。”果然,不祥的预感是真的。我一下子直起了身子,皱了皱眉,拔高声音道:“什么?他已经把事情解决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支走,这还不到一个月,他怎么就回来了?”说罢,我赶紧起身,冲良辰急匆匆地说:“他要是回来了,你就说我去闭关了,没个三个月出不来,知道了吗!”

鬼方纣捏紧了拳头,微微眯着眼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呵呵,你说得轻巧。你所谓的帮我就是让那头蠢蛟陪我演戏?你都不知道那头蠢蛟演技有多差,而且妖王出世不是小事,万一被有心人察觉,他露馅了不要紧,族老们只会认为是我让那头蠢蛟陪我演戏的,到时候我不仅连青丘之主都做不了,还可能会被逐出青丘!”鬼方纣说完,又无奈的扶了扶额,好像此时,对这这人说话时,他眉目间那种冷漠才会消失。而他现在一看到眼前这个脑子不太聪明的女人就会想起前不久在青丘发生的事。

这里是晖剑宗的主殿,偌大的空间内即使是坐着几百个人,也丝毫不显拥挤。这宫殿修的是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即使是从远处张望,也能看到外面屋檐上那镀着金,高大威武的石兽。而这美轮美奂的主殿内,处处精雕细刻,雕梁画栋,连摆放的物件也都个个价值不菲,奢靡无比。

若是放做以前,妖王的出世对青丘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因为青丘一族实力强大,是接近神的种族,没有哪个妖族敢对青丘狐不敬。所以就算妖王没出现在他们的族群中,他们当了臣子,妖王也不会怎么为难他们。

千年以来,但凡有妖王出世,所有的妖就都要前去顶礼膜拜。而当妖王哪有那么简单?

“害,这不是磨炼磨炼你嘛...你之前不是说你想当青丘之主嘛,我就帮帮你呗,你看,虽然过程不重要,但是结果是好的嘛。”我一脸仗义地看着他,眼神中满是“我把你当兄弟你却这样说我”的痛心,义正言辞道。

正当我底气不足的在脑中疯狂找理由时,识海中,一道冰冷的声音道:“青丘易主系列任务已完成,凉川秘境即将开启,请您前往取得秘境之眼。”

白妤妤的哭声凄凄惨惨,娇俏的脸上梨花带雨,她正向她的好哥哥控诉我当众拆穿她真面目的事实。可经过她的一番说辞,硬生生把我本来不太好的形象越描越黑。我微扯嘴角,十分之无语。这还只是说了她几句,她就哭成这个样子,哭就算了,还凭空捏造,当真不愧是晖剑宗最讨人厌的小师妹,没有之一。

妖王出世可不是小事。

晖剑宗近几年来确实是不安分,不仅暗中笼络各方势力,还威胁一些小门派依附于他们手下。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表面上谦虚、与世无争,实际上什么脏事没做过。他们用他们那虚伪的表象欺骗了多少根正苗红的少年,又有多少少年天才被他们扼杀在摇篮里。为了保持他们家族的门面,他们宁愿将不投入自己门下的天才少年们杀害。再奋起反抗的,只会让他们以危害武林的名义被讨伐,最后落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何事?”我试探性的开口问到。

而大殿内,那张彰显身份和地位的主座上,坐着一个一身飒爽,不怒自威的女人。她脚下不远,站着一个弱柳扶风,可谓是楚楚动人的女子。那女子哭的撕心裂肺,众人却紧锁眉头,有的甚至都悄悄的捂起了耳朵。

良辰把卷宗摊在我面前的小桌上,一板一眼的说:“回宫主,晖剑宗中有一个孩子叫林芊迢,今年刚满十九,家里没什么背景,之前在各大宗门的试炼中表现不错,被晖剑宗苦口婆心的劝进他们门下了。但林芊迢并不认同晖剑宗的某些做法,常在暗中力所能及的帮助一些受过晖剑宗打压的人。因为这样,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所以最近晖剑宗宣布准备把她除名了。对了,她还救过王匈。”我默默听着,手里也没闲着,等听完他说话,我面前的水果也已经吃了一半了。

殿外,我回头看了看这所谓需要自证道心走完两千阶梯才能进入的宏大的磐心殿,讽刺地笑了两声。此时也到了秋分时节,从指尖吹过的风不似往日般温柔缱绻,反而带了些凉意。我摩挲了一下大指的指节,小声喃喃道:“天凉了,晖剑宗也该易主了。”便拂袖带着良辰等人离开了晖剑宗。

我耐心的咬完最后一口苹果,接过良辰递来的湿帕擦了擦手,缓缓开口道:“说完了吗。”

闻言,我站起身来,慢慢从主位上一步步踏着几层阶梯下来,然后走到离白妤妤五步远的地方,扫了她一眼,道:“不是。我本以为诸位此次邀我前来是真心想与我玉瑶宫交好的,可没想到,本该愉快的一天,却被一只癞蛤蟆坏了心情。既然诸位也没有愿意站出来陈述事实的,而且天色已晚,我便不多留了。下次见面,大家还是直接动刀枪的爽快,别来恶心我,我受不了。”语毕,我把溯影石扔到白厉手中,径自带着我的下属离开了这座华丽的大殿。

我心满意足的吃过晚饭,半倚在美人榻上,边吃着手边的水果,边问良辰:“良辰啊,你知道晖剑宗里有什么好苗子吗?”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生的一副清冷的样子,他眼底淡漠,浑身上下就差没写上生人勿近了。

不过,如今时代已经变了。有不少被威胁的门派,被追杀的修士甘愿投入玉瑶宫门下,以寻求庇护。不过这只是走运的,还有不走运的,都死在了来玉瑶宫的路上。

白妤妤拿着手帕拈了拈她脸上的泪,用她那娇滴滴的声音道:“事情就是这样了。大哥,她也太过分了吧,我本来是不想追究的,可是她......”白妤妤说了一半,故意停下,让人觉得她有多委屈似的。尽管她做作的让人厌恶,但在场的人还是大气也不敢出,没人敢站出来说明真实的情况,因为谁也不想得罪晖剑宗,只能任白妤妤颠倒是非。

感受到后领的拉力,我吞了吞口水,立刻在脑中头脑风暴,然后回过头假装冷静道:“干什么?”说完,我轻轻皱了皱眉,装作真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等着我去处理的样子。

展开

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目录

更多章节

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