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锦乡里

2021-10-04 13:31:26

青铜穗

职场小说 | 完本

7610 次点击

皇孙陆瞻前生与乡野出身贫寒的妻子钦差成亲,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复活回去他松了口气,并打定主意从根源上割断这段孽缘。不想直到一切如愿以偿,他却突然间意外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仅也在始终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并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穿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登门拜访求娶的人还排到了城门底下……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锦乡里txt免费下载  锦乡里青铜穗txt  锦乡里青铜穗免费阅读  锦乡里小说  锦乡里幕后黑手是谁  锦乡里全文免费阅读  锦乡里txt  锦乡里青铜穗  锦乡里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锦乡里  


“所以也就是说,他撇下我们母子,一声不吭地独自回京奔他的前程去了,是么?”

但因为闲散惯了,平生的乐趣只在于打抱不平,因而在仕途上并没有什么野心,官至五品武德将军,掌了个卫所后就再也不肯往上爬了。

但这些尚可不加理会,因为身份的确悬殊,对一般人来说,聘她这样身份的女子回来做世子夫人,每个人都会由衷欢喜才叫不合理吧?

宋裕相貌也十分出众,要不是当时已经成亲,否则被点个探花只怕也是很有可能的。

他们都是不能出城的,陆瞻肯定在城里,小县城地方也不大,只要家里仆从出现在街头寻医,他肯定会收到消息。收到消息他也肯定会回来的,夫妻七年,虽然不曾交心,但她知道,他这点良心还是有的。

只是也耗去了许多精力,顺着甩巴掌出去的势,她歪了下去,顺势支肘在地上,却还是在扯着嘴角:“不瞒将军,我近日确是得了种怪病,旁的人只要挨着了我我就手发痒,非得甩他几巴掌才舒坦的病。多谢将军怜惜,怪我没早提醒,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可惜宋裕身体欠安,少时溺过水,留有不足之症。在翰林院呆了几年,宋湘十岁那年祖母过世,他正好丁忧养病,十二岁时他过世,留下宋湘和母亲以及幼弟孤儿寡母地度日,还有留下祖母主持分家时给他们的三十亩田地。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她从一介民女一跃成为宗室贵眷,背地里说是她图谋才攀上这根高枝的人自然不会少到哪里去。

她才二十三岁,身子向来很好,这么心惊的时刻,没有过。

看来他们是杀错人了。

宋湘望她半晌,蓦地扯了下嘴角。

“湘湘……湘湘?”

宋湘容貌出众,少时上街,每每都能收获一大堆人的注目礼,兼之自幼由博学的父亲亲自教育栽培,亲厚大方,知书达礼,按照预想,怎么着也要嫁上个品性好,有前途的夫君,生儿育女,安安稳稳地度过这辈子。

一个十八九岁婢女打扮的少女喘着气停在门下,激动的脸上布满着欣喜的光芒:“娘子,公子回京了!就在刚刚京城来了人,公子见过他们就随他们一道进京了!如今应已经出了城,他打发奴婢回来嘱告娘子,让娘子好生照顾着两位哥儿,切莫出差错!”

但听听佟庆方才这番说话,等着陆瞻再倒霉,再接盘占有她,心思简直已摆在明面上。但是如果他是凶手,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陆瞻的现状?而且如果陆瞻出了意外,他一定会直接说他活不成了,绝不会在此浪费口舌。

面前忽然响起油腻到让人作呕的声音。因为刺耳得过分,宋湘不消看,都知道是哪条道上来的野狗。

但由此可见,宋家并非白丁。

宋湘倏然抬头:“……你再说一遍?”

展开

锦乡里目录

更多章节

锦乡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