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罪恶不赦

2021-09-14 18:11:39

莫伊莱

短篇小说 | 连载

20952 次点击


罪恶不赦的犹太资本家犹太间谍  罪恶不赦近义词  罪恶不赦的犹太资本家犹太间谍嘲笑国安干警是软蛋  罪恶不赦拼音  罪恶不赦读音  罪恶不赦是成语吗  罪恶不赦起点  罪恶不赦txt  罪恶不赦是什么意思  罪恶不赦小说  


听他这么说,颜雪也笑了,两个人调侃一番,就把那个话题给带了过去。

“我们是徐文瑞的父母,”徐文瑞父亲忙不迭帮忙介绍情况,“这是文瑞的爷爷奶奶,还有这个是文瑞的姑姑,这个是文瑞的大姨。”

颜雪对康戈这个人倒是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毕竟人家长得一米八多大高个儿,身材结实有型,头发浓密,没有发际线危机,五官也是经典款的英俊。

带着张法医给的法医报告离开法医办公室,颜雪又听康戈介绍了一下这个案子其他的一些情况,得知这名死者名叫徐文瑞,今年只有二十一岁,是一个本来应该升入大四的大学在校生,生前就读的是W市最有名的重本K大。

不过既然董大队已经这么安排了,那就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至少不能都还没有开始打交道,就先主观上把人家莫名其妙的否定了吧。

“有人装神弄鬼,趁机杀人?”她本能的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在这种情况下,也的确像是张法医所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很有可能家属的情绪会特别激动,而这激动情绪的承受者自然是颜雪他们。

说完,他又指了指方才嫌颜雪他们太年轻的那个长脸女人,以及站在女人身旁的另外两个人:“这是文瑞妈妈的好朋友一家,平时文瑞叫他们杨姨和高叔,那是他们的儿子高阳,从小和文瑞一起长大的发小。”

那对中年夫妇还没有开口,旁边一个年纪相仿的长脸女人倒是先把颜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看起来似乎是有些不满意的:“怎么弄了两个这么年轻的警察来啊?我们文瑞可是高材生,高端人才!你们公安局就这么不重视么?”

张法医一听他的猜测,便笑了出来:“还真叫你说对了,我们几个人讨论了半天,最后都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那种黄色烧纸,还有烧过的纸灰。”

“现在的情况是,死者体内的酒精残留非常少,即便是针对最严重的酒精过敏患者,也不足以导致呼吸道水肿窒息死亡的结果。

他这话说得虽然有点含糊,意思表达却又格外清楚,长脸女人吃了一惊,又把康戈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又是惊讶又是有些讪讪然地说:“这……那你这可真是太面嫩了!你这是天生娃娃脸耐劳还是有啥秘诀啊,这状态,看着就跟三十来岁似的!你说这我上哪儿能看出来去,真以为你是个小年轻呢!”

不过在陈家宝之前和颜雪搭档过的那几位同事,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康戈是一个让自己看不懂的人,颜雪给他下了这样的一个定义,并且也因为这种看不透、看不懂,她才会有些吃不准,这样的一个人究竟和自己这种急性子到底会不会和谐相处,搭档愉快。

和张法医聊案子的那个人也转过头来,笑着冲着颜雪摆摆手,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看起来简直能够给牙膏做广告了。

再加上这不是大三升大四了么,一方面他的老师很欣赏他,打算推荐他保研,另外一方面他自己又有点想要参加工作,所以有些纠结,这个暑假在家里呆着的时间都不多,总是出去。”

就是这样一个颇能激起他人保护欲的姑娘,实际上却是W市刑警队里一名如假包换的刑警,此时此刻她也是提前结束休假,赶去局里处理刚接手的案子。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的有点晚?那张法医,你继续说,有什么落下的,回去办公室那边我再和康戈沟通!”颜雪的效率除了体现在脾气和行动力上之外,同样也体现在了她的自我调节能力上,只那么心思一转的功夫,就已经收拢了方才脑子里面的杂念,接受新搭档人选,开始沉下心来准备了解案情。

康戈倒是心态好得很,毫不在意的摆摆手:“不用担心这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凡是还是要往积极的方向去联想,说不定家属一听说自己家的亲人可能是他杀,那种痛苦和愤怒刚好促使他们搜肠刮肚去寻找可疑迹象呢!”

展开

罪恶不赦目录

更多章节

罪恶不赦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