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玉银燕

2021-07-19 22:56:01

阅读王

短篇小说 | 连载中

3888 次点击

《玉银燕》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段子谦,王文旭,典狱长,刘天魁,谭世华,杜天元,黎明明,何田根,黄昌炫之间的故事。玉银燕约8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不会!我想我分析的很清楚,而且我还知道凶手不是杜天元,”段子谦表情肯定,说话坚决,看来他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哼!”黎明明还不解气的瞅了杜天元一眼,仰着头说,“他不给我饭吃。”

何田根这么一说,在场人这才注意杜天元的那张花脸,他一半的脸被头上流下的血涂得通红,另一半边脸被地上的泥土染成黑色,本来食堂的地面全是油污,刚才杜天元睡在下面,他在和黎明明比力道的时候,那半边脸被压着在地上磨蹭,所以现在他是一边乌黑一边血红,样子滑稽而搞笑,只是有狱警在旁边站着,谁都不敢笑出来。

“有什么发现?”何田根走在前面,然后回过头来问。

“今天的垃圾特别多,他们早上就来过了,现在是第二次,”何田根说。

“为什么打架?”何田根站在俩斗角士的中间,咆哮着问。

杜天元用手擦了擦脸,尴尬的转身走出去,离去时还甩出这么一句:“老子早晚要搞死你。”

“既然你已经是调查凶杀案的‘神探’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到处转转,看一下你所说的铁棒在什么地方,”王文旭站起来说。

他们回到了牢房。

“先从下毒的事件查起,”段子谦说,“只要找出下毒的凶手,我想杀死黎明明的凶手也就显现出来了,或者这两起事件本身就是一个人所为,”

“你们这群王八蛋!”黎明明从床上爬起来,用脚蹬了一下他旁边的谭世华,嘴上骂着,“该死的,今天也不帮我,还偷偷的笑!”

“何警官,”谭世华心里清楚,监狱里处理尸体的方法,那就是把尸体悄悄火化了,或者是写一份死者病死的报告就完事,他在监狱里呆了这么几年,看见有犯人死了被他们抬出去后便再无消息,昨天典狱长叫人抬走刘天魁的尸体,他就知道结果了,只是他不敢说,现在又要像处理一条死狗一样把黎明明这么处理了,他不能再沉默了,于是跪在地上说,“何警官,我们与黎明明同一牢房多年,大家相处也有很深的感情,现在他无端死了,我们想多瞻仰一下他的遗容,请通融一下,让我们多看看吧,除了再看一看,我们还能做什么,您说呢?”

按照黄昌炫回来所说的,段子谦去了典狱长的办公室,并接受了典狱长要他调查黎明明被杀一案的命令,而且立即采取行动。

这时候,典狱长闻讯赶来,看见人们围着尸体哭喊,一副冷血的样子咆哮着把段子谦谭世华等人赶走,呵斥着狱警赶快把尸体抬到监狱外面去。

段子谦想了想,蹲下来用手轻轻弹去黎明明脸上的灰尘,理顺铺在黎明明脸上的几缕头发,然后显出一副恳求的样子站起来,苦笑着看着何田根说:“我给尸体照几张相片留下来就可以,以后就用不着检查尸体了,大体上我已经记下了尸体伤情,只是这事一过,典狱长对尸体的处理一定很马虎,因为我看得出典狱长不希望外人知道监狱里死了人,很有可能被丢弃在乱葬岗或者悄悄烧了,若是那样,我和同间牢房的犯人们心里都不忍,所以,我想请求拿去火化你们也一定不会那么做,所以我想你们能不能尽快通知他们的家属赶快来领尸体,最好让他俩入土为安,我在监狱里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只当是求你了,如果何警官答应,我在这里跟你磕个头。”

然而,他这么一想,顿时紧张起来,因为要是猜测不错的话,那么,他可真的太危险了。

他们进了食堂,却不见杜天元在食堂里为犯人打饭了,这不能不令段子谦感到诧异。

何田根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说:“只要有人证物证,再加上医生证明就应该没问题,我会尽量向典狱长争取,你就放心好了,现在,你就开始工作吧。”

他刚说完,见大铁门旁边有一个清洁工人这时候才来运垃圾,于是好奇的问:“咦,今天的清洁工人来监狱清理垃圾好像比往常晚了些时间。”

展开

玉银燕目录

更多章节

玉银燕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